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1元送彩金88元

2018-12-20 09:30:34

我们俩分析到这里的时候,也不由得面面相觑,找不到凶手的杀人动机,就算是分析出来最简单、最合理的解释,也没有什么办法,不仅仅难以破案,就连预防都没有办法。

大雷子在一旁听了半天,似乎也没听懂,但也听到我们提起来,凶手可能是水泥厂或者是宾馆的工人,实在是忍不住了,插口说道:“你们在这里说个没完,还不如去问一问呢,如果真有上夜班的,几点上夜班,那不就清楚了?”

我看了看冷彤,冷彤也点头说道:“是要问一问的,现在我们就去,先去水泥厂,之后再回来到宾馆。”

“先吃饭吧?”大雷子问了一句,看冷彤又竖起了大眼睛,一句话没说,直接开车直奔水泥厂。

我忍不住就偷着笑了起来,我们这么一折腾,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大雷子早就饿了,不知道忍了多久才提出来,还是没管用。

大雷子开车来到水泥厂门口,看着我们俩,似乎在等着我们俩下车。

冷彤立即说道:“你去问一下就行,一共有多少人,男女比例,怎么倒班,倒班的具体实时间,问清楚回来就行了。”

大雷子无奈地下了车,大摇大摆地走进厂子,直接在门卫值班室问了起来。

我看值班室的人也很多,问这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也就笑了笑没吭声。

冷彤对我说道:“我猜测我们分析的这些,邵市警方也能分析到,或许也来调查过,但是没有什么收获。”

我大致能理解冷彤的说法,问道:“原因就是一个,找不到凶手的杀人动机,还不知道怀疑方向,所以很难有什么收获,是吗?”

冷彤看着我点了点头,同意我的说法。

在我们没有从时间上分析这么多以前,我对这个案子也没有什么办法,根本没有入手之处,冷彤说过之后,我也认为有点儿道理,凶手不可能无缘无故跑来这么远杀人,还总是在经纬街,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只不过我们也没有弄清楚凶手的作案动机,现在一切都是在推测之中,带有一些合理性,但这些合理性并不非常确定,如果倒班的时间对上了,那就更增添了一些合理性。

大雷子很快就上了车,倒豆子般说道:“厂子的人可不少,一千三百多人,男女比例七比三,以往是零点开始倒班,三班倒,现在为了照顾女工,时间改了,早上五点接班,到下午一点,一点接班到晚上九点,之后就是最后一个班的了。”

我和冷彤对视了一眼,都认为这个班倒的不对,时间上和凶手经过的时间对不上。

冷彤倒是有些高兴的样子,告诉大雷子去宾馆,紧接着对我说道:“这个倒班还是很合理的,我猜测也不是水泥厂的工人。”

“为什么?”我忍不住问道:“是因为水泥厂附近地面上有水泥灰?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水泥灰的痕迹?”

“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冷彤很快就说道:“从章队的叙述中,还有这两次案子的案发前后,没有人提供凶手的踪迹和线索,我才认为不是水泥厂的,要不然那么多人经过,都是一个时间段,凶手还是随机作案,不可能没人看到过凶手的踪迹。”

我听得连连点头,不得不承认冷彤大美女心思缜密,想的问题非常多。

我们三个很快就来到三江宾馆,大雷子把车子停在宾馆大院里,也没用冷彤说什么,直接就下了车,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冷彤也冲着我咧了一下小嘴儿,把我逗得笑了起来,欺负住大雷子,好多事情都好办,这家伙块头大,相貌也凶,还真能打,把警官证往那里一摔,一般人都要认真对待。

大雷子十多分钟就回来了,上车就说道:“这里一共是七百多人,男女比例和水泥厂相反,三比七,女的服务员两班倒,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工程部三班倒,二十四小时不离人,从早上八点开始,每个班八小时。”

我听得心里就是一震,如果按照冷彤的说法,都是夜里十一点多发生的案子,那么这三班倒正好是夜里零点有一个班啊!

冷彤也正向我看过来,面露欣喜之色,对大雷子说道:“现在就一路返回昨晚的案发地点,别开太快了,我们回去看一看。”

大雷子也不管那些,听冷彤要回去,立即就开了回来。

这次我知道冷彤的意思了,就是要看一看宾馆到那个面馆的时间,大致上估算一下,也能验证我们分析是不是有些道理。

车子开得很慢,从宾馆到案发的面馆是四分钟,速度大约是常人三四倍左右,也就是说,如果凶手是步行的话,不用快走,十五分钟之内是一定能赶到宾馆的。

冷彤看着我咧了一下小嘴儿,没说什么。

我立即说道:“凶手是步行,从这里经过,很有可能是去宾馆倒夜班的,是午夜零点那个班,第一次案发是因为去五金商店买东西,十一点四十分左右案发,之后赶到宾馆接班,第二次案发,是十一点十分左右,想要吃碗面,之后去接班!”

“完全正确!”冷彤面带喜色说道:“这个人平时一定没有什么劣迹,或者是非常善于伪装,丝毫不被人怀疑。”

我真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快就锁定了凶手的范围,不过,这一切也不过就是一种可能性,可以说完全没有太多的理论根据。

大雷子听到我们俩说可是来劲儿了,立即就说道:“真的假的啊?那我们去宾馆调查一下多好啊?昨天晚上是谁的班,都抓起来,弄个清楚不就完了?”

冷彤这次没有欺负大雷子,想了想之后才抬头看着我。

我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彤彤,最初这就是胡闹,是你的一个最简单、最合理的设想,甚至可以说是最理想的设想,根本不靠谱,雷哥说的对,这简直就是在胡扯,不能这么办,我们也不能汇报。”

“是啊!”冷彤听了我的话也点了点头说道:“凶手平时应该是没有劣迹的人,就算我们设想是合理的,面对凶手的时候,我们还是没有丝毫的证据,也奈何不得凶手。”

大雷子听得来气了,立即发动车子,把车子停在一个小饭店旁边,也不征求意见了,直接下车走进饭店。

冷彤大美女也有些无奈,立即下了车,挥手示意我也下车吃饭。

大雷子是饿得不行了,早就点了菜,坐在那里抽烟等着,看我们进来才撇着嘴说道:“你们不是不吃饭吗?小小,你雷哥现在不管用了?请你吃个饭都不行,还要冷丫头挥手你才下车?”

我真是无话可说了,刚才还真是冷彤挥手我才下来的,其实大雷子还不是一样,被欺负的让干什么就去干什么?

冷彤大美女也有些想笑的意思,抿着小嘴儿不吭声。

这顿饭期间,我和冷彤也商量了一下,这都是我们的设想,按照我们最好破案的最佳设想来构思的,确实不靠谱,唯一的推论点就是案发时间,还有倒班的时间作为支持,其他的都谈不上。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没有证据,也弄不清楚作案动机,即便是面对凶手,我们也无可奈何,还不能确定。

我们决定先把这些推理放在一旁,回去听一听章队调查了解的情况,最重要的是,找到凶手的一些线索,还有就是弄清楚作案动机。

吃过饭已经不早了,下午四点左右,我们三个才返回警局。

邢队等人都在杨局的办公室,还在商量着这个案子,等待各队人归来,大约是晚上六点半的时候,各队人马才纷纷回来,我们也跟着聚在小会议室。

调查的情况很不尽如人意,被害者是外地人,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仇人,也没有得罪过谁,就是一个开面馆的,最近一段时间连和客人吵架都没有过,更别说结仇了。

对于两老说的大方向,也进行了调查,市里今年还是要拿出方案来的,至于说动迁之后谁是最受益的,还要进一步调查。

现场附近的调查收获也不大,由于经纬街两侧没有居民房,都是一些小商家,除了晚上住在这里的,大部分都关业了,即便是住在这里的,也都关了门。

唯一有个提供线索的人,同样是一个小饭店的老板,昨晚有几个出粗车司机收车之后,聚在那里喝酒,到十一点十五分左右,才出去把窗子的闸板挡上,看到有一个人在路边经过,走路的姿势很正常,往南面走去。

当时也没在意,并没有细看,挡上闸板就回去了,感觉个头不矮,其他的一点儿特征也提供不出来。

这也并不奇怪,大街上有人经过,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谁也不会去留意看什么特征,如果是猖狂逃窜的话,那就不一样了,还是警方询问这个时间段,有没有看到什么人经过,这老板才想起来似乎有一个人。

我和冷彤听到这个线索可心里一震,忍不住就对视一眼。

这一下午我们去经纬街也没干别的,除了分析就是推理,找了一个最适合我们破案的、也是最理想的设想来进行推理,偏偏这条线索指出,那个疑似凶手的人,是往南面走的!

虽然没有细节,也没有体貌特征,但是方向和我们推测的大致相似,时间上也合理,要是凶手吃过面出来的话,可能就是在十一点四十五分左右,杀了人没有吃面,直接去宾馆接班,可不就是十一点十五分左右吗!

第三十一章 最理想的假设

我们俩分析到这里的时候,也不由得面面相觑,找不到凶手的杀人动机,就算是分析出来最简单、最合理的解释,也没有什么办法,不仅仅难以破案,就连预防都没有办法。

大雷子在一旁听了半天,似乎也没听懂,但也听到我们提起来,凶手可能是水泥厂或者是宾馆的工人,实在是忍不住了,插口说道:“你们在这里说个没完,还不如去问一问呢,如果真有上夜班的,几点上夜班,那不就清楚了?”

我看了看冷彤,冷彤也点头说道:“是要问一问的,现在我们就去,先去水泥厂,之后再回来到宾馆。”

“先吃饭吧?”大雷子问了一句,看冷彤又竖起了大眼睛,一句话没说,直接开车直奔水泥厂。

我忍不住就偷着笑了起来,我们这么一折腾,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大雷子早就饿了,不知道忍了多久才提出来,还是没管用。

大雷子开车来到水泥厂门口,看着我们俩,似乎在等着我们俩下车。

冷彤立即说道:“你去问一下就行,一共有多少人,男女比例,怎么倒班,倒班的具体实时间,问清楚回来就行了。”

大雷子无奈地下了车,大摇大摆地走进厂子,直接在门卫值班室问了起来。

我看值班室的人也很多,问这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也就笑了笑没吭声。

冷彤对我说道:“我猜测我们分析的这些,邵市警方也能分析到,或许也来调查过,但是没有什么收获。”

我大致能理解冷彤的说法,问道:“原因就是一个,找不到凶手的杀人动机,还不知道怀疑方向,所以很难有什么收获,是吗?”

冷彤看着我点了点头,同意我的说法。

在我们没有从时间上分析这么多以前,我对这个案子也没有什么办法,根本没有入手之处,冷彤说过之后,我也认为有点儿道理,凶手不可能无缘无故跑来这么远杀人,还总是在经纬街,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只不过我们也没有弄清楚凶手的作案动机,现在一切都是在推测之中,带有一些合理性,但这些合理性并不非常确定,如果倒班的时间对上了,那就更增添了一些合理性。

大雷子很快就上了车,倒豆子般说道:“厂子的人可不少,一千三百多人,男女比例七比三,以往是零点开始倒班,三班倒,现在为了照顾女工,时间改了,早上五点接班,到下午一点,一点接班到晚上九点,之后就是最后一个班的了。”

我和冷彤对视了一眼,都认为这个班倒的不对,时间上和凶手经过的时间对不上。

冷彤倒是有些高兴的样子,告诉大雷子去宾馆,紧接着对我说道:“这个倒班还是很合理的,我猜测也不是水泥厂的工人。”

“为什么?”我忍不住问道:“是因为水泥厂附近地面上有水泥灰?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水泥灰的痕迹?”

“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冷彤很快就说道:“从章队的叙述中,还有这两次案子的案发前后,没有人提供凶手的踪迹和线索,我才认为不是水泥厂的,要不然那么多人经过,都是一个时间段,凶手还是随机作案,不可能没人看到过凶手的踪迹。”

我听得连连点头,不得不承认冷彤大美女心思缜密,想的问题非常多。

我们三个很快就来到三江宾馆,大雷子把车子停在宾馆大院里,也没用冷彤说什么,直接就下了车,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冷彤也冲着我咧了一下小嘴儿,把我逗得笑了起来,欺负住大雷子,好多事情都好办,这家伙块头大,相貌也凶,还真能打,把警官证往那里一摔,一般人都要认真对待。

大雷子十多分钟就回来了,上车就说道:“这里一共是七百多人,男女比例和水泥厂相反,三比七,女的服务员两班倒,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工程部三班倒,二十四小时不离人,从早上八点开始,每个班八小时。”

我听得心里就是一震,如果按照冷彤的说法,都是夜里十一点多发生的案子,那么这三班倒正好是夜里零点有一个班啊!

冷彤也正向我看过来,面露欣喜之色,对大雷子说道:“现在就一路返回昨晚的案发地点,别开太快了,我们回去看一看。”

大雷子也不管那些,听冷彤要回去,立即就开了回来。

这次我知道冷彤的意思了,就是要看一看宾馆到那个面馆的时间,大致上估算一下,也能验证我们分析是不是有些道理。

车子开得很慢,从宾馆到案发的面馆是四分钟,速度大约是常人三四倍左右,也就是说,如果凶手是步行的话,不用快走,十五分钟之内是一定能赶到宾馆的。

冷彤看着我咧了一下小嘴儿,没说什么。

我立即说道:“凶手是步行,从这里经过,很有可能是去宾馆倒夜班的,是午夜零点那个班,第一次案发是因为去五金商店买东西,十一点四十分左右案发,之后赶到宾馆接班,第二次案发,是十一点十分左右,想要吃碗面,之后去接班!”

“完全正确!”冷彤面带喜色说道:“这个人平时一定没有什么劣迹,或者是非常善于伪装,丝毫不被人怀疑。”

我真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快就锁定了凶手的范围,不过,这一切也不过就是一种可能性,可以说完全没有太多的理论根据。

大雷子听到我们俩说可是来劲儿了,立即就说道:“真的假的啊?那我们去宾馆调查一下多好啊?昨天晚上是谁的班,都抓起来,弄个清楚不就完了?”

冷彤这次没有欺负大雷子,想了想之后才抬头看着我。

我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彤彤,最初这就是胡闹,是你的一个最简单、最合理的设想,甚至可以说是最理想的设想,根本不靠谱,雷哥说的对,这简直就是在胡扯,不能这么办,我们也不能汇报。”

“是啊!”冷彤听了我的话也点了点头说道:“凶手平时应该是没有劣迹的人,就算我们设想是合理的,面对凶手的时候,我们还是没有丝毫的证据,也奈何不得凶手。”

大雷子听得来气了,立即发动车子,把车子停在一个小饭店旁边,也不征求意见了,直接下车走进饭店。

冷彤大美女也有些无奈,立即下了车,挥手示意我也下车吃饭。

大雷子是饿得不行了,早就点了菜,坐在那里抽烟等着,看我们进来才撇着嘴说道:“你们不是不吃饭吗?小小,你雷哥现在不管用了?请你吃个饭都不行,还要冷丫头挥手你才下车?”

我真是无话可说了,刚才还真是冷彤挥手我才下来的,其实大雷子还不是一样,被欺负的让干什么就去干什么?

冷彤大美女也有些想笑的意思,抿着小嘴儿不吭声。

这顿饭期间,我和冷彤也商量了一下,这都是我们的设想,按照我们最好破案的最佳设想来构思的,确实不靠谱,唯一的推论点就是案发时间,还有倒班的时间作为支持,其他的都谈不上。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没有证据,也弄不清楚作案动机,即便是面对凶手,我们也无可奈何,还不能确定。

我们决定先把这些推理放在一旁,回去听一听章队调查了解的情况,最重要的是,找到凶手的一些线索,还有就是弄清楚作案动机。

吃过饭已经不早了,下午四点左右,我们三个才返回警局。

邢队等人都在杨局的办公室,还在商量着这个案子,等待各队人归来,大约是晚上六点半的时候,各队人马才纷纷回来,我们也跟着聚在小会议室。

调查的情况很不尽如人意,被害者是外地人,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仇人,也没有得罪过谁,就是一个开面馆的,最近一段时间连和客人吵架都没有过,更别说结仇了。

对于两老说的大方向,也进行了调查,市里今年还是要拿出方案来的,至于说动迁之后谁是最受益的,还要进一步调查。

现场附近的调查收获也不大,由于经纬街两侧没有居民房,都是一些小商家,除了晚上住在这里的,大部分都关业了,即便是住在这里的,也都关了门。

唯一有个提供线索的人,同样是一个小饭店的老板,昨晚有几个出粗车司机收车之后,聚在那里喝酒,到十一点十五分左右,才出去把窗子的闸板挡上,看到有一个人在路边经过,走路的姿势很正常,往南面走去。

当时也没在意,并没有细看,挡上闸板就回去了,感觉个头不矮,其他的一点儿特征也提供不出来。

这也并不奇怪,大街上有人经过,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谁也不会去留意看什么特征,如果是猖狂逃窜的话,那就不一样了,还是警方询问这个时间段,有没有看到什么人经过,这老板才想起来似乎有一个人。

我和冷彤听到这个线索可心里一震,忍不住就对视一眼。

这一下午我们去经纬街也没干别的,除了分析就是推理,找了一个最适合我们破案的、也是最理想的设想来进行推理,偏偏这条线索指出,那个疑似凶手的人,是往南面走的!

虽然没有细节,也没有体貌特征,但是方向和我们推测的大致相似,时间上也合理,要是凶手吃过面出来的话,可能就是在十一点四十五分左右,杀了人没有吃面,直接去宾馆接班,可不就是十一点十五分左右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