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1元送彩金88元

2020-07-24 21:45:06

“我们真的是在学英语了!”

虽然不知道究竟什么事情,可是洛雪还是向着洛辰的,赶紧替洛辰说话。

可被心中怒火牵制的戴萌萌,眼睛中洛辰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犯罪。

“小姑娘,你一定是这混蛋的淫威给吓住了,你放心,我们已经有充足的证据,一定会让这混蛋受到应有的惩罚!”

说话之间,戴萌萌的枪口微动,让洛雪看到了那黑洞洞的枪口。

瞬间恐惧与黑暗裹挟了洛雪,往事跃上脑海,当时她被帮架时,歹徒就是这样拿着枪指着她的。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

凄厉的惨叫声中,洛雪蜷缩在床脚,双脚不停地乱踹,双手拼命地扯着自己的头发。

“小雪!”

洛辰心痛,起身便要将洛雪抱在怀中,给予安慰。

“别动,举起手来,你对人家小姑娘做了什么,”戴萌萌厉声呵斥,洛辰却是充耳不闻,“你在敢动一下,我就开枪毙了你了!”

沙场之上,洛辰斩敌无数,因而也树敌无数。

多少暴徒曾扬言要一枪毙了洛辰,可在他们说出此话,狂妄的微笑还没有手住时,项上人头已经滚落黄沙。

此时,洛辰心中只有洛雪,戴萌萌的警告或者恐吓都是虚妄。

他一步跨到洛雪身前,可随即“砰”的一声枪响在背后炸开了。

旋转的子弹,穿过红热的枪管,“嗖”的一声直冲洛辰后心……

客厅之中,苏友善的脸上掠过一丝满意的微笑,本想着送洛辰进监狱,没想到这个女刑司是个狠角色,也不知道这枪有没有打要害呀!

……

太慢,太慢了!

手枪子弹的速度对于洛辰而言是在太慢了,这时候他若是想要躲开,那是易如反掌。

可惜是他的身前是洛雪,一旦自己躲开,洛雪必然受伤。

“不可饶恕!”

洛雪在洛辰心中的地位不可估量,洛雪受伤,便是在洛辰的心头动刀,此等冒犯,怎可饶恕?

顿时,丹田金气上涌,汇聚于洛辰右手之上,在手的周遭罩上了了一层明灭可见的金光。

随即,洛辰看都不都看,只听声辩位,将右拳往身后一挡。

子弹撞击在金光之上,不停旋转,发出“嘶嘶”的刺耳声响,如同指甲刮在了黑板上,让人浑身起鸡皮疙蛋。

可就是这般,那子弹却不能穿透半点金光。

“伤我妹者,杀无赦!”

洛辰心头低吼,手中用力,顿时金光四射而出,那子弹被原路弹射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毫秒之内,戴萌萌根本无暇反应。

子弹飞回,顺着枪管钻进枪膛。

“嘣”的一声,枪膛炸裂,从戴萌萌手中震落。

可那颗子弹却没有停下后冲的尽头,只钻向戴萌萌的面孔。

“当啷”一声,子弹射进戴萌萌身后的铁质护栏里。

此时戴萌萌才回过神来,一摸自己的右脸,一道血痕显现。

好险,若不是自己真的是巴掌大的脸,刚才那颗子弹可就要了命了。

再看看地上那把手枪,已然不能够再使用。

……

客厅里的三人并不知道楼上房间里的情形,还以为戴萌萌又补了两枪,都以为洛辰这下是死定了。

这下苏友善算是吃了颗定心丸,心里嘀咕:一枪不死,两枪三枪还不死,那苏某只能称你为神人了!

……

戴萌萌瞥了一眼地上的手枪,一脚将它踢到了一旁。

“枪不能用,本小姐还有拳脚!”

这戴家时代习武,戴萌萌也是自幼跟随爷爷修习,拳脚功夫了得,平时三五个大汉都拿她不住。

此时面对洛辰一个人,更是信心满满,想着一脚便能将这混蛋撂倒。

“公然使用暗器伤我,找死!”

叫狠一声,戴萌萌气沉丹田,又瞬间爆发,这时她身影移动的速度能赶上千万级别的豪车的瞬间提速度。

“真是抬举你这个混蛋了,逼本小姐使出这招,要知道我爷爷捉不住我的身形,你就等着肋骨碎裂吧!”

戴萌萌对自己的身手相当自信,而她这招“落燕轻度”更是练得炉火纯青,如同落燕疾飞,瞬间转向,轻盈到空气阻力都限制不住她。

在实战之中,更是没人能摸到她的身形。

“啊!”

戴萌萌身形刚稍稍前冲,便觉喉头一紧,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眼前便出现了一张冷峻到结冰的脸庞。

这,正是洛辰!

无声无息之间,轻而易举地掐住了正在施展“落燕轻度”的的戴萌萌。

吃惊!惶恐!杀意缠身!

这便是此刻戴萌萌的感受,而随之脚下一空,竟被洛辰单手掐起。

如同被拽住耳朵的兔子,如何摆动身姿都无法挣脱。

“不要!”

枪口消失,洛雪恢复镇静,当时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再记得,睁眼只看到洛辰掐着一名女刑司队员的脖子,眼看那人就要没命了。

“哼!算你走运!”

洛辰冷哼一声,肩膀一用力,将戴萌萌从二楼扔下。

这戴萌萌的身手和意志也不是吹的,在空中缓过神儿来,为了化解冲击力,落地后滚,在客厅门外稳住了身形。

苏友善、苏翠华以及戴萌萌的师兄见此情形,都是张口结舌,不敢相信,又好奇中带着恐惧扭头去看楼上。

难不成,上面的人没死,还把戴萌萌给打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

先不说苏友善、苏翠华信不信,但这戴萌萌的师兄就不信。

戴萌萌的身手那在哈市刑司是有了名的,而她的爷爷更是哈市刑司的总教官,爷孙俩的身手都是一顶一的好。

戴萌萌怎么可能在持枪的情况下,还被打出来呢?

“谁开的枪?”

这时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从门外传来,刑司长王庆海带着十几名威武的刑司队员冲进屋来。

“司长,楼上一歹徒,刺伤两位居民,还欲对楼上一姑娘做……做那个!”

戴萌萌起身,上前汇报,她的师兄也赶紧过来为她作证。

“好小子,有点伸手,一个人收拾不了你,我就不信一群人收拾不了你!”

苏友心中嘀咕,有生奸计,一定要送洛辰一程。

于是带着一脸惶恐,跑到王庆海面前:

“王司长,我看你们还是再加点人手吧,楼上那一个歹徒身手可不一般啊!”

苏友善的话重点在“一个歹徒”上,只一个歹徒,却要王庆海十几个人再添人手支援。

这明面上是好心提醒,可实际上则是说王庆海和他的手下无能,十几个人干不过一个歹徒。

好一招激将法,巧妙地挑动了王庆海的火气。

其他十几名刑司队员也都是鼻子里出气,冷哼一声,暗暗地把手放在了腰间配枪上。

他们倒要看看,苏友善口中的歹徒有多厉害,难不成还比这枪子厉害!

“楼上的人,不要做无畏的挣扎,放开人质,出来受降!”

王庆海目光坚定,一脸严肃,声音不大,穿透力却极强。

“别怕,一切包在我身上!”

洛辰安慰一声,拉着洛雪的手走出房间,站在二楼的楼梯护手,观望客厅里的情况。

十几个刑司队员在王庆海的带领下,严阵以待,只要洛辰稍有动作,后果不堪设想。

无论是戴萌萌突然闯进自己的房间,还是王庆海莫名带人占领客厅,其中的缘由,洛雪都一无所知。

但她也明白,这群人是冲着洛辰来的,可洛辰是好人,她要向他们说明这一点。

“洛尊卿他……”

洛雪刚想解释,洛辰却抬手示意:

“解释是弱者的求饶词,强者无需理会!”

说完,洛辰居高临下,俯视众生,眼神之中不悲不喜,仅以一抹淡然传达了对万物的蔑视……

第十八章俯视众生

“我们真的是在学英语了!”

虽然不知道究竟什么事情,可是洛雪还是向着洛辰的,赶紧替洛辰说话。

可被心中怒火牵制的戴萌萌,眼睛中洛辰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犯罪。

“小姑娘,你一定是这混蛋的淫威给吓住了,你放心,我们已经有充足的证据,一定会让这混蛋受到应有的惩罚!”

说话之间,戴萌萌的枪口微动,让洛雪看到了那黑洞洞的枪口。

瞬间恐惧与黑暗裹挟了洛雪,往事跃上脑海,当时她被帮架时,歹徒就是这样拿着枪指着她的。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

凄厉的惨叫声中,洛雪蜷缩在床脚,双脚不停地乱踹,双手拼命地扯着自己的头发。

“小雪!”

洛辰心痛,起身便要将洛雪抱在怀中,给予安慰。

“别动,举起手来,你对人家小姑娘做了什么,”戴萌萌厉声呵斥,洛辰却是充耳不闻,“你在敢动一下,我就开枪毙了你了!”

沙场之上,洛辰斩敌无数,因而也树敌无数。

多少暴徒曾扬言要一枪毙了洛辰,可在他们说出此话,狂妄的微笑还没有手住时,项上人头已经滚落黄沙。

此时,洛辰心中只有洛雪,戴萌萌的警告或者恐吓都是虚妄。

他一步跨到洛雪身前,可随即“砰”的一声枪响在背后炸开了。

旋转的子弹,穿过红热的枪管,“嗖”的一声直冲洛辰后心……

客厅之中,苏友善的脸上掠过一丝满意的微笑,本想着送洛辰进监狱,没想到这个女刑司是个狠角色,也不知道这枪有没有打要害呀!

……

太慢,太慢了!

手枪子弹的速度对于洛辰而言是在太慢了,这时候他若是想要躲开,那是易如反掌。

可惜是他的身前是洛雪,一旦自己躲开,洛雪必然受伤。

“不可饶恕!”

洛雪在洛辰心中的地位不可估量,洛雪受伤,便是在洛辰的心头动刀,此等冒犯,怎可饶恕?

顿时,丹田金气上涌,汇聚于洛辰右手之上,在手的周遭罩上了了一层明灭可见的金光。

随即,洛辰看都不都看,只听声辩位,将右拳往身后一挡。

子弹撞击在金光之上,不停旋转,发出“嘶嘶”的刺耳声响,如同指甲刮在了黑板上,让人浑身起鸡皮疙蛋。

可就是这般,那子弹却不能穿透半点金光。

“伤我妹者,杀无赦!”

洛辰心头低吼,手中用力,顿时金光四射而出,那子弹被原路弹射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毫秒之内,戴萌萌根本无暇反应。

子弹飞回,顺着枪管钻进枪膛。

“嘣”的一声,枪膛炸裂,从戴萌萌手中震落。

可那颗子弹却没有停下后冲的尽头,只钻向戴萌萌的面孔。

“当啷”一声,子弹射进戴萌萌身后的铁质护栏里。

此时戴萌萌才回过神来,一摸自己的右脸,一道血痕显现。

好险,若不是自己真的是巴掌大的脸,刚才那颗子弹可就要了命了。

再看看地上那把手枪,已然不能够再使用。

……

客厅里的三人并不知道楼上房间里的情形,还以为戴萌萌又补了两枪,都以为洛辰这下是死定了。

这下苏友善算是吃了颗定心丸,心里嘀咕:一枪不死,两枪三枪还不死,那苏某只能称你为神人了!

……

戴萌萌瞥了一眼地上的手枪,一脚将它踢到了一旁。

“枪不能用,本小姐还有拳脚!”

这戴家时代习武,戴萌萌也是自幼跟随爷爷修习,拳脚功夫了得,平时三五个大汉都拿她不住。

此时面对洛辰一个人,更是信心满满,想着一脚便能将这混蛋撂倒。

“公然使用暗器伤我,找死!”

叫狠一声,戴萌萌气沉丹田,又瞬间爆发,这时她身影移动的速度能赶上千万级别的豪车的瞬间提速度。

“真是抬举你这个混蛋了,逼本小姐使出这招,要知道我爷爷捉不住我的身形,你就等着肋骨碎裂吧!”

戴萌萌对自己的身手相当自信,而她这招“落燕轻度”更是练得炉火纯青,如同落燕疾飞,瞬间转向,轻盈到空气阻力都限制不住她。

在实战之中,更是没人能摸到她的身形。

“啊!”

戴萌萌身形刚稍稍前冲,便觉喉头一紧,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眼前便出现了一张冷峻到结冰的脸庞。

这,正是洛辰!

无声无息之间,轻而易举地掐住了正在施展“落燕轻度”的的戴萌萌。

吃惊!惶恐!杀意缠身!

这便是此刻戴萌萌的感受,而随之脚下一空,竟被洛辰单手掐起。

如同被拽住耳朵的兔子,如何摆动身姿都无法挣脱。

“不要!”

枪口消失,洛雪恢复镇静,当时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再记得,睁眼只看到洛辰掐着一名女刑司队员的脖子,眼看那人就要没命了。

“哼!算你走运!”

洛辰冷哼一声,肩膀一用力,将戴萌萌从二楼扔下。

这戴萌萌的身手和意志也不是吹的,在空中缓过神儿来,为了化解冲击力,落地后滚,在客厅门外稳住了身形。

苏友善、苏翠华以及戴萌萌的师兄见此情形,都是张口结舌,不敢相信,又好奇中带着恐惧扭头去看楼上。

难不成,上面的人没死,还把戴萌萌给打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

先不说苏友善、苏翠华信不信,但这戴萌萌的师兄就不信。

戴萌萌的身手那在哈市刑司是有了名的,而她的爷爷更是哈市刑司的总教官,爷孙俩的身手都是一顶一的好。

戴萌萌怎么可能在持枪的情况下,还被打出来呢?

“谁开的枪?”

这时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从门外传来,刑司长王庆海带着十几名威武的刑司队员冲进屋来。

“司长,楼上一歹徒,刺伤两位居民,还欲对楼上一姑娘做……做那个!”

戴萌萌起身,上前汇报,她的师兄也赶紧过来为她作证。

“好小子,有点伸手,一个人收拾不了你,我就不信一群人收拾不了你!”

苏友心中嘀咕,有生奸计,一定要送洛辰一程。

于是带着一脸惶恐,跑到王庆海面前:

“王司长,我看你们还是再加点人手吧,楼上那一个歹徒身手可不一般啊!”

苏友善的话重点在“一个歹徒”上,只一个歹徒,却要王庆海十几个人再添人手支援。

这明面上是好心提醒,可实际上则是说王庆海和他的手下无能,十几个人干不过一个歹徒。

好一招激将法,巧妙地挑动了王庆海的火气。

其他十几名刑司队员也都是鼻子里出气,冷哼一声,暗暗地把手放在了腰间配枪上。

他们倒要看看,苏友善口中的歹徒有多厉害,难不成还比这枪子厉害!

“楼上的人,不要做无畏的挣扎,放开人质,出来受降!”

王庆海目光坚定,一脸严肃,声音不大,穿透力却极强。

“别怕,一切包在我身上!”

洛辰安慰一声,拉着洛雪的手走出房间,站在二楼的楼梯护手,观望客厅里的情况。

十几个刑司队员在王庆海的带领下,严阵以待,只要洛辰稍有动作,后果不堪设想。

无论是戴萌萌突然闯进自己的房间,还是王庆海莫名带人占领客厅,其中的缘由,洛雪都一无所知。

但她也明白,这群人是冲着洛辰来的,可洛辰是好人,她要向他们说明这一点。

“洛尊卿他……”

洛雪刚想解释,洛辰却抬手示意:

“解释是弱者的求饶词,强者无需理会!”

说完,洛辰居高临下,俯视众生,眼神之中不悲不喜,仅以一抹淡然传达了对万物的蔑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