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直接提现60元

2020-07-01 09:28:01

医院,602病房!

昨天下午,在老爹做完手术后,陈战跑到午夜玫瑰,强势打爆了王世豪,替老爹报完仇后,见时间太晚了,便回家休息了,第二天一早将家里简单打扫后,买了点补品便匆忙赶回了医院。

回到医院的时候,老爹的麻药已经过了,人也醒了过来,虽然气色还是很差,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见儿子平安回来了,老妈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哽咽道:“小战,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陈战望着母亲斑白的双鬓,心里没来由一疼,扭过头悄悄抹了把眼泪,扯了扯嘴角,沙哑道:“妈,我不走了,以后我就陪在你们身边,好好孝顺你们。哦对了,怎么不见小妹啊,她去哪了?”

陈战口中的小妹,正是他的亲妹妹陈文静,五年前陈战去当兵的时候,他的这个妹妹才十四岁,现在算算,小妹也该上大学了吧!

“嗨,你看我这记性,你回来我都高兴糊涂了,我这就给你妹妹打电话。”老妈咧嘴一笑,起身走了出去。

“爸,我……”

望着老爹苍白无力的脸色,陈战欲言又止,顿了两三秒,愧疚道:“爸,对不起,让您二老担心了。”

“呵呵,没事。”老爹爽朗笑道,“既然退伍了,那就老老实实找个工作安顿下来,我和你妈也不指望你们兄妹能大富大贵,只要你们两个平平安安,我就心满意足了。”

“哦对了,下午我想出院。”

“什么,出院?”

“爸,您这才刚做完手术,最起码也要再观察几天吧,不行,您绝对不能出院。”

老爹摆了摆手,语气不容置疑地说道:“呵呵,我的傻儿子,你都说了,我已经做完手术了,那还待在这里干嘛啊,再说了,医院多花钱啊,有那钱还不如攒下来,给你娶媳妇,行了,我这就让你妈收拾东西回家。”

“可是……”

“别可是了,我说你这当了一场兵,怎么变的婆婆妈妈的,跟你妈一个样。”

“哦,爸我知道了。”

见儿子点头,陈国峰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欣慰道:“别板着脸了,正好,回家了老爹有事跟你说!”

就在这时,老妈捏着手机急匆匆跑了进来,慌张道:“小战,你妹妹出事了,她被人打了。”

“什么?”陈战一声惊呼,拳头立马攥了起来。

——————

凉城大学,班主任办公室!

“你就是陈文静的哥哥吧!”

“我是,您是……”

“我是陈文静的班主任,我叫林诗音,你可以叫我林老师。”

“我妹妹她……”

“你先别急,陈文静她就是受了点轻伤,没有什么大碍,这会在校医务室呢,至于当事人,我们已经报过警了……”

“好,谢谢林老师,我知道了。”陈战冲着林诗音点点头,而后推开门缓步走了出去。

刚出办公室,迎面就撞上了右胳膊打着绷带的妹妹,陈战黑沉的脸渐渐舒缓下来,连忙迎了上去。

“哎,哥,你怎么……”

见五年未见的哥哥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陈文静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愣住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尖叫着扑到了陈战怀里,哽咽道:“哥,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真的回来了?”

“傻丫头,哥回来了,哥再也不走了。”

陈战摸了摸妹妹柔软的发丝,柔声道:“胳膊还疼不疼?”

“哥……”

“你都知道了!”

陈文静噘着嘴,黑漆漆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讨好般地说道:“哥,我在milk兼职这事爸妈知道吗?”

“你觉得呢?”陈战白了妹妹一眼,见妹妹低着头,不禁莞尔,笑道:“爸妈不知道,不过兼职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以后不许再干了,你现在只需要好好学习,知道嘛?”

“哦,我知道了。”

“哥,你先进去坐一下,我……我去趟卫生间马上回来。”妹妹红着脸,兔子似的跑了出去。

“呵,傻丫头。”

陈战笑眯眯的摇摇头,推开304宿舍门走了进去。

“啊...…”

“……臭流氓,你是谁啊,你怎么进来的?赶紧出去.....”

刚洗完澡,正披着浴巾擦头发的苏晴突然发现宿舍里多了一个人,最关键这人还是个男的!

短暂的愣神过后,一声杀猪般的尖叫打破了沉寂的304女生宿舍。

紧接着,一记正宗的回旋踢直直地朝陈战的脸上踢了过来。

“我日……”

陈战也被吓了一跳,他是万万没想到宿舍里竟然还有人,最关键的是这娘们全身上下就只裹着一条浴~巾。

妈的,日了狗了,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解释了,因为苏晴一米八的大长腿马上就要踢到他的脸上了,出于本能反应,陈战身子一个后撤,跟着探出手一把捏住了苏晴小巧精致的脚踝。

“臭流氓,你……”

见自己全力一脚,竟然被陈战轻松化解了,苏晴的脸色有些不自然,跟着扭转身子,捏起粉拳,照着陈战的肚子上狠狠凿出一拳。

不过,她忘了一件事……

没错,她没穿衣服!

也就是在她挥拳的瞬间,原本裹在身上的浴巾,莫名其妙地滑了下来,然后……

“啊啊啊,臭流氓,死变态,赶紧把眼睛闭上,滚出去啊——”

“噗呲……”

“呼……”

陈战兔子一般逃了出去,心脏“怦怦”直跳,虽说他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可对于这种事,他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摸着黏糊糊的鼻血,陈战陷入了沉思!

“咯吱……”

随着“咯吱”一声,宿舍房门开了,而后穿戴整齐的苏晴黑着脸走了出来,愤怒地瞪着面红耳赤的陈战,咬牙道:“臭流氓,你是什么人,这是女生宿舍,你怎么上来的?”

此刻的苏晴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她没想到自己的身子竟然被一个臭流氓看光了,这……简直羞死人了!

“呃……”陈战老脸一红,伸手将鼻血抹干净,尴尬的解释道:“我……那个,我说这是误会你相信吗?”

说出这话,陈战都想扇自己一巴掌,妈的,误会?误会就敢闯女生宿舍?误会就敢看女生的身体,还特么看光光?

呃……

不过她的身体还挺有料的嘛!

“啊啊啊,臭流氓,我要杀了你……”

……

3、我说这是误会,你信吗

医院,602病房!

昨天下午,在老爹做完手术后,陈战跑到午夜玫瑰,强势打爆了王世豪,替老爹报完仇后,见时间太晚了,便回家休息了,第二天一早将家里简单打扫后,买了点补品便匆忙赶回了医院。

回到医院的时候,老爹的麻药已经过了,人也醒了过来,虽然气色还是很差,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见儿子平安回来了,老妈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哽咽道:“小战,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陈战望着母亲斑白的双鬓,心里没来由一疼,扭过头悄悄抹了把眼泪,扯了扯嘴角,沙哑道:“妈,我不走了,以后我就陪在你们身边,好好孝顺你们。哦对了,怎么不见小妹啊,她去哪了?”

陈战口中的小妹,正是他的亲妹妹陈文静,五年前陈战去当兵的时候,他的这个妹妹才十四岁,现在算算,小妹也该上大学了吧!

“嗨,你看我这记性,你回来我都高兴糊涂了,我这就给你妹妹打电话。”老妈咧嘴一笑,起身走了出去。

“爸,我……”

望着老爹苍白无力的脸色,陈战欲言又止,顿了两三秒,愧疚道:“爸,对不起,让您二老担心了。”

“呵呵,没事。”老爹爽朗笑道,“既然退伍了,那就老老实实找个工作安顿下来,我和你妈也不指望你们兄妹能大富大贵,只要你们两个平平安安,我就心满意足了。”

“哦对了,下午我想出院。”

“什么,出院?”

“爸,您这才刚做完手术,最起码也要再观察几天吧,不行,您绝对不能出院。”

老爹摆了摆手,语气不容置疑地说道:“呵呵,我的傻儿子,你都说了,我已经做完手术了,那还待在这里干嘛啊,再说了,医院多花钱啊,有那钱还不如攒下来,给你娶媳妇,行了,我这就让你妈收拾东西回家。”

“可是……”

“别可是了,我说你这当了一场兵,怎么变的婆婆妈妈的,跟你妈一个样。”

“哦,爸我知道了。”

见儿子点头,陈国峰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欣慰道:“别板着脸了,正好,回家了老爹有事跟你说!”

就在这时,老妈捏着手机急匆匆跑了进来,慌张道:“小战,你妹妹出事了,她被人打了。”

“什么?”陈战一声惊呼,拳头立马攥了起来。

——————

凉城大学,班主任办公室!

“你就是陈文静的哥哥吧!”

“我是,您是……”

“我是陈文静的班主任,我叫林诗音,你可以叫我林老师。”

“我妹妹她……”

“你先别急,陈文静她就是受了点轻伤,没有什么大碍,这会在校医务室呢,至于当事人,我们已经报过警了……”

“好,谢谢林老师,我知道了。”陈战冲着林诗音点点头,而后推开门缓步走了出去。

刚出办公室,迎面就撞上了右胳膊打着绷带的妹妹,陈战黑沉的脸渐渐舒缓下来,连忙迎了上去。

“哎,哥,你怎么……”

见五年未见的哥哥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陈文静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愣住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尖叫着扑到了陈战怀里,哽咽道:“哥,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真的回来了?”

“傻丫头,哥回来了,哥再也不走了。”

陈战摸了摸妹妹柔软的发丝,柔声道:“胳膊还疼不疼?”

“哥……”

“你都知道了!”

陈文静噘着嘴,黑漆漆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讨好般地说道:“哥,我在milk兼职这事爸妈知道吗?”

“你觉得呢?”陈战白了妹妹一眼,见妹妹低着头,不禁莞尔,笑道:“爸妈不知道,不过兼职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以后不许再干了,你现在只需要好好学习,知道嘛?”

“哦,我知道了。”

“哥,你先进去坐一下,我……我去趟卫生间马上回来。”妹妹红着脸,兔子似的跑了出去。

“呵,傻丫头。”

陈战笑眯眯的摇摇头,推开304宿舍门走了进去。

“啊...…”

“……臭流氓,你是谁啊,你怎么进来的?赶紧出去.....”

刚洗完澡,正披着浴巾擦头发的苏晴突然发现宿舍里多了一个人,最关键这人还是个男的!

短暂的愣神过后,一声杀猪般的尖叫打破了沉寂的304女生宿舍。

紧接着,一记正宗的回旋踢直直地朝陈战的脸上踢了过来。

“我日……”

陈战也被吓了一跳,他是万万没想到宿舍里竟然还有人,最关键的是这娘们全身上下就只裹着一条浴~巾。

妈的,日了狗了,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解释了,因为苏晴一米八的大长腿马上就要踢到他的脸上了,出于本能反应,陈战身子一个后撤,跟着探出手一把捏住了苏晴小巧精致的脚踝。

“臭流氓,你……”

见自己全力一脚,竟然被陈战轻松化解了,苏晴的脸色有些不自然,跟着扭转身子,捏起粉拳,照着陈战的肚子上狠狠凿出一拳。

不过,她忘了一件事……

没错,她没穿衣服!

也就是在她挥拳的瞬间,原本裹在身上的浴巾,莫名其妙地滑了下来,然后……

“啊啊啊,臭流氓,死变态,赶紧把眼睛闭上,滚出去啊——”

“噗呲……”

“呼……”

陈战兔子一般逃了出去,心脏“怦怦”直跳,虽说他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可对于这种事,他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摸着黏糊糊的鼻血,陈战陷入了沉思!

“咯吱……”

随着“咯吱”一声,宿舍房门开了,而后穿戴整齐的苏晴黑着脸走了出来,愤怒地瞪着面红耳赤的陈战,咬牙道:“臭流氓,你是什么人,这是女生宿舍,你怎么上来的?”

此刻的苏晴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她没想到自己的身子竟然被一个臭流氓看光了,这……简直羞死人了!

“呃……”陈战老脸一红,伸手将鼻血抹干净,尴尬的解释道:“我……那个,我说这是误会你相信吗?”

说出这话,陈战都想扇自己一巴掌,妈的,误会?误会就敢闯女生宿舍?误会就敢看女生的身体,还特么看光光?

呃……

不过她的身体还挺有料的嘛!

“啊啊啊,臭流氓,我要杀了你……”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