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直接提现60元

2020-07-01 09:19:00

“妈,让他进来吧。”

云瑶叹息,开口说道:“他这个样子,你赶走他,又让他能够去哪里?”

等了五年的男人,终于回来了。

云瑶在最初的惊喜和愤怒之后,变成了无奈。

五年.

等回来的叶玄却好像乞丐一样。

并非云瑶嫌贫爱富。

但,叶玄以这样的实力,还靠着一点点蛮力到处招惹祸事,能够给灵儿带来幸福?

“妈,林家肯定要找我报复的,赶走我,如何交代?”

叶玄也开口。

“谁是你妈?不要脸。”

钟慧对叶玄没有好脸色。

但,终究没有再用拖把招呼叶玄。

诚如叶玄说说,叶玄被赶走,她如何给林家交代?

“快,进屋子,爸爸进屋子,灵儿给爸爸准备了好多礼物。”

叶灵儿没有大人世界那么多的思考和烦恼,她只知道,爸爸回来了,她有爸爸了。

看外婆不再开口赶人,叶灵儿瞬间来了精神,拉着叶玄就朝着屋内走。

钟慧看了,又是心酸不已。

“你这傻丫头,等了五年的爸爸……就这德行,以后,拿什么保护你们母女?不但保护不了,反而还招惹祸事,简直就是一个混账。”

钟慧气苦。

开口说道。

“爸,妈你们放心,没有人可以伤害云瑶和灵儿,一切有我。”

叶玄认真开口。

换来钟慧不屑冷笑。

云不凡叹息。

“进来坐。”

终究,没有继续苛责叶玄。

用叶玄撒气,又有什么用处?

“希望你真的知道,林家意味着什么。”

云不凡说完,脸色惨然,看了一眼自己的空袖管。

又是一脸颓然。

要是自己不是残废,现在,云瑶的处境不会这么艰难的吧。

“我不知道。”

叶玄老老实实回应。

“我也不需要知道,只要欺负灵儿和云瑶,天王老子,都必须付出代价。”

叶玄开口。

“听,你们听,这说的是人话么。蛤蟆吞天,口气不小,你知道林家在东海意味着什么吗?算了,和你说什么啊,浪费时间。”

叶玄的话,让钟慧愤怒,无语。

随后,却又颓然,干脆就不理会叶玄了。

坐在沙发上,泫然欲泣:“我可怜的女儿,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一家人愁云惨淡。

林家,本来就是镇压在云家之上的大石,叶玄才出现,就做出如此恐怖逆天的事情。

难保不会因此牵连林家。

到时候,如何自处?

云瑶皱眉,脸上全是愧疚的神色。

这么多年了,还在让父母跟着担心。

着实不孝。

“放心,爸妈,我会解决好这件事情的。”

云瑶开口。

“解决?你用什么解决?整整惹祸的扫把星这时候怎么不说话了,不是挺能耐么,倒是去搞定林家啊。”

钟慧想着叶玄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放心,爸妈,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叶玄还真的是听不出言语之中的讽刺一样,认真无比,开口说道。

“别叫我妈,我听着恶心。”

钟慧被叶玄的态度激怒了。

她豁然起身,冲到叶玄面前,要给叶玄一巴掌。

这白痴,难道不知道,就算被他打伤的没有强势背景。

致人重伤,也是要负刑责的么?

更何况,被叶玄重伤的,都是招惹不起的存在。

“别打我爸爸,外婆,别打我爸爸,爸爸是英雄,爸爸是保护灵儿和妈妈。”

叶灵儿张开手,将叶玄挡在身后,哭泣着说道。

钟慧叹息,放下手,跺脚说道:这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哟。

“哟,都在呢,正好啊,钟家嫂子,你拜托我的事儿,成了,今天我都已经带人来了。”

气氛压抑。

而此刻,一道声音响起,给人一种圆滑世故的感觉。

“梅姨,事情成了?”

钟慧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不再搭理叶玄,开口说道。

“成了,成了,还是瑶瑶有福气啊,人我都带来了,人家一听是瑶瑶,喜欢得不得了,也不在意瑶瑶生过孩子,就是一见钟情啊,父母的反对也不管用,秦秘书,快来,快请进来。”

梅姨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女人,胖乎乎的,笑起来一团和气,小眼睛之中满是精明,给人一种圆滑世故的感觉。

而后,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人西装笔挺的走了进来,手中提着礼盒,还有一大捧鲜花。

进来之后,扶了扶自己的金边眼镜,斯文之中带着一股傲气和贵气。

显然,身份不简单。

“瑶瑶,又见面了,这花,意大利空运而来,虽然依然配不上你的美丽,是我一点点的心意。”

秦越入内,旁若无人,直接将手中鲜花献给云瑶。

这是,什么情况?

云瑶蒙了。

钟慧却着急起来:“傻丫头,赶紧收下。”

一边招呼秦越坐下:“快,快,秦越,坐,赶紧坐,老头子,愣着干什么,赶紧烧水泡茶。”

钟慧笑了,很是阳光灿烂的样子:早就听梅姨说了秦越了,可是优秀得很啊,这样的小伙子,是我们瑶瑶的福气。

秦越客气一笑,看了云瑶,眼神之中有着一闪而过的兴奋和贪婪,云瑶,真的太美了。

“阿姨您太过奖了,云瑶是我的师姐,在大学我就已经暗恋云瑶了,出来之后这么努力,就是为了配得上云瑶。”

秦越扶了扶自己的金边眼镜,矜持开口说道。

言语之中的傲然,怎么都隐藏不住。

云瑶皱眉,疑惑的看向钟慧:这是什么情况?

“傻女儿,还站着干什么?赶紧坐,陪秦越聊天啊,你也听到了秦越的话,这小伙子现在可是经开区的办公室秘书,可是前途无量啊,林家再疯狂,也不会因为随意可以得到的骨髓匹配来得罪秦越,他才能保护你和灵儿。”

钟慧越说越是兴奋,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来。

“您……到底在说什么?”

云瑶皱眉,有些搞不明白了。

“你和叶玄已经领证,但这不重要,马上去登记离婚,你和秦越处处,然后尽快结婚。”

钟慧开口说道。

一脸兴奋,理所当然。

什么?

云瑶愣住。

您,这是在结婚当天,给我安排了一场相亲!?

第十章 结婚当天的相亲

“妈,让他进来吧。”

云瑶叹息,开口说道:“他这个样子,你赶走他,又让他能够去哪里?”

等了五年的男人,终于回来了。

云瑶在最初的惊喜和愤怒之后,变成了无奈。

五年.

等回来的叶玄却好像乞丐一样。

并非云瑶嫌贫爱富。

但,叶玄以这样的实力,还靠着一点点蛮力到处招惹祸事,能够给灵儿带来幸福?

“妈,林家肯定要找我报复的,赶走我,如何交代?”

叶玄也开口。

“谁是你妈?不要脸。”

钟慧对叶玄没有好脸色。

但,终究没有再用拖把招呼叶玄。

诚如叶玄说说,叶玄被赶走,她如何给林家交代?

“快,进屋子,爸爸进屋子,灵儿给爸爸准备了好多礼物。”

叶灵儿没有大人世界那么多的思考和烦恼,她只知道,爸爸回来了,她有爸爸了。

看外婆不再开口赶人,叶灵儿瞬间来了精神,拉着叶玄就朝着屋内走。

钟慧看了,又是心酸不已。

“你这傻丫头,等了五年的爸爸……就这德行,以后,拿什么保护你们母女?不但保护不了,反而还招惹祸事,简直就是一个混账。”

钟慧气苦。

开口说道。

“爸,妈你们放心,没有人可以伤害云瑶和灵儿,一切有我。”

叶玄认真开口。

换来钟慧不屑冷笑。

云不凡叹息。

“进来坐。”

终究,没有继续苛责叶玄。

用叶玄撒气,又有什么用处?

“希望你真的知道,林家意味着什么。”

云不凡说完,脸色惨然,看了一眼自己的空袖管。

又是一脸颓然。

要是自己不是残废,现在,云瑶的处境不会这么艰难的吧。

“我不知道。”

叶玄老老实实回应。

“我也不需要知道,只要欺负灵儿和云瑶,天王老子,都必须付出代价。”

叶玄开口。

“听,你们听,这说的是人话么。蛤蟆吞天,口气不小,你知道林家在东海意味着什么吗?算了,和你说什么啊,浪费时间。”

叶玄的话,让钟慧愤怒,无语。

随后,却又颓然,干脆就不理会叶玄了。

坐在沙发上,泫然欲泣:“我可怜的女儿,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一家人愁云惨淡。

林家,本来就是镇压在云家之上的大石,叶玄才出现,就做出如此恐怖逆天的事情。

难保不会因此牵连林家。

到时候,如何自处?

云瑶皱眉,脸上全是愧疚的神色。

这么多年了,还在让父母跟着担心。

着实不孝。

“放心,爸妈,我会解决好这件事情的。”

云瑶开口。

“解决?你用什么解决?整整惹祸的扫把星这时候怎么不说话了,不是挺能耐么,倒是去搞定林家啊。”

钟慧想着叶玄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放心,爸妈,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叶玄还真的是听不出言语之中的讽刺一样,认真无比,开口说道。

“别叫我妈,我听着恶心。”

钟慧被叶玄的态度激怒了。

她豁然起身,冲到叶玄面前,要给叶玄一巴掌。

这白痴,难道不知道,就算被他打伤的没有强势背景。

致人重伤,也是要负刑责的么?

更何况,被叶玄重伤的,都是招惹不起的存在。

“别打我爸爸,外婆,别打我爸爸,爸爸是英雄,爸爸是保护灵儿和妈妈。”

叶灵儿张开手,将叶玄挡在身后,哭泣着说道。

钟慧叹息,放下手,跺脚说道:这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哟。

“哟,都在呢,正好啊,钟家嫂子,你拜托我的事儿,成了,今天我都已经带人来了。”

气氛压抑。

而此刻,一道声音响起,给人一种圆滑世故的感觉。

“梅姨,事情成了?”

钟慧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不再搭理叶玄,开口说道。

“成了,成了,还是瑶瑶有福气啊,人我都带来了,人家一听是瑶瑶,喜欢得不得了,也不在意瑶瑶生过孩子,就是一见钟情啊,父母的反对也不管用,秦秘书,快来,快请进来。”

梅姨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女人,胖乎乎的,笑起来一团和气,小眼睛之中满是精明,给人一种圆滑世故的感觉。

而后,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人西装笔挺的走了进来,手中提着礼盒,还有一大捧鲜花。

进来之后,扶了扶自己的金边眼镜,斯文之中带着一股傲气和贵气。

显然,身份不简单。

“瑶瑶,又见面了,这花,意大利空运而来,虽然依然配不上你的美丽,是我一点点的心意。”

秦越入内,旁若无人,直接将手中鲜花献给云瑶。

这是,什么情况?

云瑶蒙了。

钟慧却着急起来:“傻丫头,赶紧收下。”

一边招呼秦越坐下:“快,快,秦越,坐,赶紧坐,老头子,愣着干什么,赶紧烧水泡茶。”

钟慧笑了,很是阳光灿烂的样子:早就听梅姨说了秦越了,可是优秀得很啊,这样的小伙子,是我们瑶瑶的福气。

秦越客气一笑,看了云瑶,眼神之中有着一闪而过的兴奋和贪婪,云瑶,真的太美了。

“阿姨您太过奖了,云瑶是我的师姐,在大学我就已经暗恋云瑶了,出来之后这么努力,就是为了配得上云瑶。”

秦越扶了扶自己的金边眼镜,矜持开口说道。

言语之中的傲然,怎么都隐藏不住。

云瑶皱眉,疑惑的看向钟慧:这是什么情况?

“傻女儿,还站着干什么?赶紧坐,陪秦越聊天啊,你也听到了秦越的话,这小伙子现在可是经开区的办公室秘书,可是前途无量啊,林家再疯狂,也不会因为随意可以得到的骨髓匹配来得罪秦越,他才能保护你和灵儿。”

钟慧越说越是兴奋,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来。

“您……到底在说什么?”

云瑶皱眉,有些搞不明白了。

“你和叶玄已经领证,但这不重要,马上去登记离婚,你和秦越处处,然后尽快结婚。”

钟慧开口说道。

一脸兴奋,理所当然。

什么?

云瑶愣住。

您,这是在结婚当天,给我安排了一场相亲!?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