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1元送彩金88元

2020-07-24 23:20:14

陈阳直接说到了点上,只见下一秒,小鬼的神色也逐渐暗淡了下去:“我当然知道我丈夫之所以变成这样,也算的上是罪有应得,但是他犯下的错,那就让他之后用之后的人生以及死后的光阴去偿还就好了。”

小鬼也算是个明事理的,旁边的陈阳察觉到不好竟然直接起身就跑。

怎么可能会让这小鬼跑走了,一张符纸过去,直接把老板的身子控在了原地。

陈阳也刚好给我来了个实地教学:“刚好有个现成的例子,待会你好好看看,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解决。”

老板挣扎的厉害,最后竟然还想来上一招金蝉脱壳,只可惜我的术法没那么容易被破掉。

霸占在老板身体里的小鬼虽然出来了,但是却没有办法逃脱,最后也就只能缩回去了。

“现在我就赖在这身体里边不出来了,我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识相的话最好把我给放了!”

小鬼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陈阳根本就不理他,直接在老板的身上施加了福祉跟法术,下一秒小鬼就被陈阳强行拽了出来。

老板的身体随之倒了下去,我上前接住,把老板放回到了沙发上。

“这小鬼该怎么解决?”

“你还有没有事情没问出来?要是全问完了,我就把它给送到阴间去。”

“哦,对了,确实是有一件事情没问的,你们研究这个蛊虫到底是想要用它来干什么?”

“关你什么事!”

小鬼的态度对有些豪横,就像丝毫没有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受制于人。

“你要是不说的话,现在就把你的魂魄给打散,让你永远消失在这天地之中!”

看着小鬼根本就不能沟通直接有了威胁的手段,手上还抽出了一个符纸。

“吓唬谁呢,你们灵车司机不就是为了引度灵魂去往阴间吗,怎么,你还想要公报私仇?”

“这里面的烦扰了跟你讲了你也不明白,反正我就告诉你这负责这地区的鬼差可就只有两个,个个都是大忙人,哪有空来管你这个小鬼。”

我说完之后,符纸直接拍在了这小鬼的阴魂上,下一秒这小鬼就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陈阳见此也松开了自己的手指,小鬼便在地上打起了滚。

小鬼大概也是没有想到我竟然会真的对他出手,原本的嚣张劲全无力,立马向我求饶:“停下停下!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快停下,求求你们饶了我吧,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快点停下!”

我听次这才施展了一个术法,把符纸给唤了回来。

“现在告诉我吧,你为什么要养这些蛊虫。”

“因为那个人跟我说,只要我帮他养蛊虫,他就能让我获得重生,因为这些蛊虫是养来干什么的,我是真不知道,我只知道每次他都会把我养出来的古虫喂给另一只蛊虫!”

陈阳听了小鬼的话,立马上前拿起了那个蛊虫的尸体开始研究起来了。

“你知道的真只有这么多?”

“你都拿魂飞魄散来威胁我了,我也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呀!”

我看小鬼的样子好像真不知道什么了,变起身将这小鬼交给陈阳处理,可是现在的陈阳正目光紧盯着蛊虫的尸体。

“陈哥,你这是发觉什么了?”

“先不说别的,你告诉我另一只被吞了的蛊虫长什么样?”

蛊虫的样子我也没仔细看,现在也只记得大概,我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了陈阳,下一秒陈阳就拍了下大腿。

“我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敢练此邪物!”

“陈哥这是知道背后的人是要练什么蛊虫了?”

“知道了,用这两个含有剧毒的蛊虫喂养出来的蛊只有一个,那就是蛇蛊!”

“蛇蛊……这我好像在书上看到过,是不是那个三年之内必须要杀人,要是不杀人就会杀了蛊主的蛊!”

“就是!看来背后之人应该是用那些死人血喂养了这蛊虫,我就说这两天这个事去死的人怎么增加了那么多。”

陈阳说完之后又陷入到了思考当中:“而且蛇蛊还有另一个作用,那就是在杀死一户人家过后,就会把那户人家所有财产都转移到蛊主的身上,仔细想想这几天被杀的人家庭条件一般都是中上等的,看来这是蛊主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那就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看着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吧。”

“可是现在线索只到这里,就再也没有了思绪,从头到尾那个蛊主都把自己给藏得好好的,让我们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我听了陈阳这话,突然想起我在老板家中遭遇的袭击,而且我知道袭击我的是什么人。

说不定做这些的人就是他,我立马把自己掌握的消息告诉了陈阳。

“确实有可能是这幕后的凶手,但他绝对不会是蛇蛊的蛊主。”

“这是为什么?”

“之前就跟你说过我跟他有过接触,所以我自然也知道,那他也是个用邪术的人,但他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精神放在钱财这种事情上的,估计又是招募的哪个幕僚吧,不过既然知道了这幕后的人是他,那这件事情就轻松上很多了。”

听陈阳的意思,看来这件事情是终于能解决了,总算是不用眼睁睁的看着,每天有那么多的人都因为点钱财失去性命了。

哎,突然感觉自己变得善良了不少。

“这件事情我自己一个人去解决,你还是专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为什么?”

陈阳忽然不让我参加这件事情,感觉好像是另有隐情啊。

“以后你会知道答案的。”

陈阳带着两个小鬼直接离开了,我所问出来的答案也是模棱两可,这让我不晓得有些丧气,这叫什么事嘛,难道是觉得我的能力还不足以去处理这件事情?

我坐的沙发上,等老板醒来的时候,时间已过去了半个小时。

“我怎么会在这里,不对我的身体不是被另一个鬼魂给占据了嘛,我现在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那个小鬼已经被解决了,老板你现在安全了,不过老板,你的夫人还有很多人,都在这期间因为另一个鬼回来死去了。”

我觉得我有必要给这老板提个醒,毕竟那小鬼在做坏事的时候,用的脸可都是老板的脸,所以别弄的到时候老板被警察抓走了,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而且那个鬼在做坏事的时候,用的是老板你的身体。”

我这么一提醒,老板就立马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不过超乎我意料的是,这老板并没有任何的暴怒情绪,而是特别淡定地接受了这一切。

“这些我全部都记着呢,包括他占据我身体的那段期间,做过的一切事情我都记着,大概这一切都是命吧。”

老板说完之后,就起身要离开,目送着老板离开,心中总觉得明天好像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果不其然,当第二天的时候,我一拿起手机就全部都是新闻报道,上面写着:本市一杀人犯以投局自首。

我点进去就发现是老板打了马赛克的面容,看来昨天老板是决定将那些责任全部扛在自己肩上呢。

说不定这一切都是出于对小鬼的愧疚,不过这对老板接下来的人生以及下辈子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我看了眼新闻就关了手机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现在到好,我的上司进监狱了,那我这工作岂不是也不保了。

看来这是老天爷想让我在这一个月好好准备准备呀,既然老天爷都这么为我着想了,那我怎么能辜负他呢。

想着,我彻底辞了职,在家里面好好学习着各种各样的术法,反正我现在也小有存款,饿不死。

比试大会即将到来前一周我收到了请柬,这情景上还镶着金边,虽然字都是金色的,看上去略有些富贵。

而举办比赛的地址居然是在一个名不见传的山里,至于比赛的流程还尚未公布,让我不由得猜想,是不是等到我们正式比赛的时候才知道比的到底是什么?

第二十五章  流程

陈阳直接说到了点上,只见下一秒,小鬼的神色也逐渐暗淡了下去:“我当然知道我丈夫之所以变成这样,也算的上是罪有应得,但是他犯下的错,那就让他之后用之后的人生以及死后的光阴去偿还就好了。”

小鬼也算是个明事理的,旁边的陈阳察觉到不好竟然直接起身就跑。

怎么可能会让这小鬼跑走了,一张符纸过去,直接把老板的身子控在了原地。

陈阳也刚好给我来了个实地教学:“刚好有个现成的例子,待会你好好看看,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解决。”

老板挣扎的厉害,最后竟然还想来上一招金蝉脱壳,只可惜我的术法没那么容易被破掉。

霸占在老板身体里的小鬼虽然出来了,但是却没有办法逃脱,最后也就只能缩回去了。

“现在我就赖在这身体里边不出来了,我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识相的话最好把我给放了!”

小鬼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陈阳根本就不理他,直接在老板的身上施加了福祉跟法术,下一秒小鬼就被陈阳强行拽了出来。

老板的身体随之倒了下去,我上前接住,把老板放回到了沙发上。

“这小鬼该怎么解决?”

“你还有没有事情没问出来?要是全问完了,我就把它给送到阴间去。”

“哦,对了,确实是有一件事情没问的,你们研究这个蛊虫到底是想要用它来干什么?”

“关你什么事!”

小鬼的态度对有些豪横,就像丝毫没有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受制于人。

“你要是不说的话,现在就把你的魂魄给打散,让你永远消失在这天地之中!”

看着小鬼根本就不能沟通直接有了威胁的手段,手上还抽出了一个符纸。

“吓唬谁呢,你们灵车司机不就是为了引度灵魂去往阴间吗,怎么,你还想要公报私仇?”

“这里面的烦扰了跟你讲了你也不明白,反正我就告诉你这负责这地区的鬼差可就只有两个,个个都是大忙人,哪有空来管你这个小鬼。”

我说完之后,符纸直接拍在了这小鬼的阴魂上,下一秒这小鬼就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陈阳见此也松开了自己的手指,小鬼便在地上打起了滚。

小鬼大概也是没有想到我竟然会真的对他出手,原本的嚣张劲全无力,立马向我求饶:“停下停下!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快停下,求求你们饶了我吧,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快点停下!”

我听次这才施展了一个术法,把符纸给唤了回来。

“现在告诉我吧,你为什么要养这些蛊虫。”

“因为那个人跟我说,只要我帮他养蛊虫,他就能让我获得重生,因为这些蛊虫是养来干什么的,我是真不知道,我只知道每次他都会把我养出来的古虫喂给另一只蛊虫!”

陈阳听了小鬼的话,立马上前拿起了那个蛊虫的尸体开始研究起来了。

“你知道的真只有这么多?”

“你都拿魂飞魄散来威胁我了,我也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呀!”

我看小鬼的样子好像真不知道什么了,变起身将这小鬼交给陈阳处理,可是现在的陈阳正目光紧盯着蛊虫的尸体。

“陈哥,你这是发觉什么了?”

“先不说别的,你告诉我另一只被吞了的蛊虫长什么样?”

蛊虫的样子我也没仔细看,现在也只记得大概,我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了陈阳,下一秒陈阳就拍了下大腿。

“我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敢练此邪物!”

“陈哥这是知道背后的人是要练什么蛊虫了?”

“知道了,用这两个含有剧毒的蛊虫喂养出来的蛊只有一个,那就是蛇蛊!”

“蛇蛊……这我好像在书上看到过,是不是那个三年之内必须要杀人,要是不杀人就会杀了蛊主的蛊!”

“就是!看来背后之人应该是用那些死人血喂养了这蛊虫,我就说这两天这个事去死的人怎么增加了那么多。”

陈阳说完之后又陷入到了思考当中:“而且蛇蛊还有另一个作用,那就是在杀死一户人家过后,就会把那户人家所有财产都转移到蛊主的身上,仔细想想这几天被杀的人家庭条件一般都是中上等的,看来这是蛊主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那就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看着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吧。”

“可是现在线索只到这里,就再也没有了思绪,从头到尾那个蛊主都把自己给藏得好好的,让我们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我听了陈阳这话,突然想起我在老板家中遭遇的袭击,而且我知道袭击我的是什么人。

说不定做这些的人就是他,我立马把自己掌握的消息告诉了陈阳。

“确实有可能是这幕后的凶手,但他绝对不会是蛇蛊的蛊主。”

“这是为什么?”

“之前就跟你说过我跟他有过接触,所以我自然也知道,那他也是个用邪术的人,但他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精神放在钱财这种事情上的,估计又是招募的哪个幕僚吧,不过既然知道了这幕后的人是他,那这件事情就轻松上很多了。”

听陈阳的意思,看来这件事情是终于能解决了,总算是不用眼睁睁的看着,每天有那么多的人都因为点钱财失去性命了。

哎,突然感觉自己变得善良了不少。

“这件事情我自己一个人去解决,你还是专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为什么?”

陈阳忽然不让我参加这件事情,感觉好像是另有隐情啊。

“以后你会知道答案的。”

陈阳带着两个小鬼直接离开了,我所问出来的答案也是模棱两可,这让我不晓得有些丧气,这叫什么事嘛,难道是觉得我的能力还不足以去处理这件事情?

我坐的沙发上,等老板醒来的时候,时间已过去了半个小时。

“我怎么会在这里,不对我的身体不是被另一个鬼魂给占据了嘛,我现在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那个小鬼已经被解决了,老板你现在安全了,不过老板,你的夫人还有很多人,都在这期间因为另一个鬼回来死去了。”

我觉得我有必要给这老板提个醒,毕竟那小鬼在做坏事的时候,用的脸可都是老板的脸,所以别弄的到时候老板被警察抓走了,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而且那个鬼在做坏事的时候,用的是老板你的身体。”

我这么一提醒,老板就立马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不过超乎我意料的是,这老板并没有任何的暴怒情绪,而是特别淡定地接受了这一切。

“这些我全部都记着呢,包括他占据我身体的那段期间,做过的一切事情我都记着,大概这一切都是命吧。”

老板说完之后,就起身要离开,目送着老板离开,心中总觉得明天好像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果不其然,当第二天的时候,我一拿起手机就全部都是新闻报道,上面写着:本市一杀人犯以投局自首。

我点进去就发现是老板打了马赛克的面容,看来昨天老板是决定将那些责任全部扛在自己肩上呢。

说不定这一切都是出于对小鬼的愧疚,不过这对老板接下来的人生以及下辈子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我看了眼新闻就关了手机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现在到好,我的上司进监狱了,那我这工作岂不是也不保了。

看来这是老天爷想让我在这一个月好好准备准备呀,既然老天爷都这么为我着想了,那我怎么能辜负他呢。

想着,我彻底辞了职,在家里面好好学习着各种各样的术法,反正我现在也小有存款,饿不死。

比试大会即将到来前一周我收到了请柬,这情景上还镶着金边,虽然字都是金色的,看上去略有些富贵。

而举办比赛的地址居然是在一个名不见传的山里,至于比赛的流程还尚未公布,让我不由得猜想,是不是等到我们正式比赛的时候才知道比的到底是什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