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直接提现60元

2020-07-01 09:04:22

“什么?”洪奇峰很惊讶:“她不也是渔具厂的老员工吗?”

“是啊,可她就是那时候才搬过来的。”张阿萍很肯定:“至于她为什么搬到这里,我就不知道了。”

“那是哪一年的事情?”

“算起来,她也住这里整整十年了。”

“十年?”洪奇峰算了一下:“那就是2007年?”

“对,我记得第二年就是西京奥运会,这里的广播还宣传了好多天呢。”张阿萍非常肯定地回答。

洪奇峰点点头,停了一会又问:“那你跟韩老太平时都聊些什么?”

“也就聊聊家常呗,”张阿萍说:“她喜欢说的大部分就是她的猫,还有她喜欢鼓捣的一些针线,或者编织品。”

“她跟你聊过她儿子的事情吗?”

“我正要跟你说呢,”张阿萍一下子有点兴奋起来:“她最不喜欢聊她儿子,刚开始我看她一个人住,我总以为她没有子女。后来过了半年,有个年轻人来找她,我才知道原来她有个儿子。”

洪奇峰问:“她儿子常来看她吗?”

“开始几年偶尔还来看看她,但是每次来不到一会就走了。再后面一些年来的就少了,一年最多也就看到一两次吧。”

张阿萍颇为不解地说:“我知道她有儿子之后,有时候也想跟她聊聊儿子的话题,毕竟我儿子是个不孝顺的小混蛋。可当我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她就不搭理我了,每次都是。后来渐渐地,我就不提了。”

“他们之间是有什么矛盾吗?”洪奇峰也很不解。

“不知道。”张阿萍想了想说:“不过有一次她儿子过来,我听到她在里面骂他,骂得挺狠,说什么‘孽种’,什么‘我看到你我就想吐’,唉,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做了什么,惹得他妈妈这么生气。”

洪奇峰半信半疑地看着张阿萍:“那她儿子反驳了吗?”

“没听到过,我真还没听到她儿子顶嘴,估计也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吧。”

张阿萍叹了口气,接着说:“韩老太平时都挺温和的,人也挺好,但是骂她儿子的时候可是真凶啊。”

洪奇峰点点头,道了声谢谢,转身准备进去到韩老太的房间去。突然又想起来,问:“大姐,那她家那只猫,你平时见得多吗?”

“常看见啊,”张阿萍随口答道:“那猫啊,经常从她家窗口跳下去,在街上逛一圈,然后又回到她房间门口挠门。”

说着张阿萍指了指门的下面:“这不嘛,后来她干脆找人装了个猫洞,那猫就自己能钻回家了。”

洪奇峰没什么要问的了,再次道谢,慢慢地向韩老太生前的房间走去。

韩遂和任筱琳面对面坐在沙发上。

“你妈,真是吊死的?”任筱琳紧张地问。

“公安局的人说是吊死的,”韩遂显得有气无力:“我那天离开她那里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应该是听了我说的事,她有点接受不了。”

“也不至于这么没有承受能力啊。”任筱琳说:“你是不是做什么过激行为刺激她了?要不她怎么那么想不开呢?”

韩遂摇摇头,不再说话。

韩萌萌悄悄从房间走出来,看着爸爸妈妈,想说什么又不敢说。任筱琳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她说:“你奶奶去世了,我正在跟你商量怎么处理后事。”

韩萌萌点点头,没太大的反应,转身又进了自己的房间。

任筱琳嘟囔着:“这孩子怎么一点伤感都没有啊?”

“不能怪她,”韩遂叹了口气:“我妈本来也没怎么带过她。”

任筱琳听了这话,心下一阵难过,握住韩遂的手:“你也别难过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我们还是商量下怎么处理你妈的后事吧。”

“怎么商量啊?人还在法医鉴定中心那里呢。”

“不是自己吊死的吗?为什么还放在那里?”任筱琳略显惊讶地问。

“说是还有些手续要办,让我回来等消息。”

“那你就这么等?”

“我明天再去一趟公安局问问。”韩遂说。

韩老太的房子里,还有一股很浓的臭味没有散去。

洪奇峰三人都戴上口罩手套,在房间里四处察看,已经是接近傍晚的时间了,因为是夏天屋子里光线还算好。

洪奇峰回到韩老太当时吊死的屋梁下面,看了又看。刘浩然看他那么认真地看房梁,问李云白:“洪队这是在看什么?”

李云白看了一眼洪奇峰,对刘浩然说:“啧,这你就不懂了吧,咱们洪队应该是在案情重演。”

“重演?”

“你看啊,洪队站在那里,肯定是在脑海里,假设韩老太临终时的种种可能性呐。比如说:这韩老太是先扔绳子上去然后再打渔夫结,还是先打了结再扔上去,又或者她是从房梁左边往右边扔,还是从右往左扔,又或者······”

“得了吧你,”刘浩然不满地打断了他的话:“你这尽瞎说些什么呢?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啊?”

“哎,你还别不信,”李云白提高了声音:“福尔摩斯知道不?人家大侦探讲究的都是案情推理,什么叫案情推理,就是剔除每一种不可能的原因,最后剩下一种,即使再匪夷所思,也只能是唯一的真相!”

“看把你能的。”洪奇峰听李云白越说越起劲,忍不住开口了:“不过有一点你说的倒是很接近了。”

李云白一脸得意,朝刘浩然挑挑眉毛,问:“洪队,哪一点我说的接近了?”

“这个房梁有点高啊,以韩老太的身高,要想把绳子扔过去,还真不那么容易。”洪奇峰比划着房梁的高度。

“她可以站在椅子上扔过去啊。”刘浩然指着旁边的桌子说。

“可是她穿的那双脚底很脏的鞋,并没有在椅子上留下什么痕迹,不是很奇怪吗?”洪奇峰摇着头说:“除非······”

“除非她垫了什么东西在椅子上?”李云白抢着答道:“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她死后,脚会离椅子会有一段距离了!”

洪奇峰点点头:“有这个可能性,但是,垫了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一点痕迹都没有呢?”

“会不会是一大块冰?”刘浩然问:“后来融化了,所以我们现在看不见了?”

“你傻呀,”李云白一巴掌拍到刘浩然的胳膊:“这么大块冰融化了的水迹,何主任他们会发现不了?”

刘浩然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无言以对。

洪奇峰感觉自己又走进了那个死胡同了。所以他摇摇头说:“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想吧,现在我们来找一找。”

“找什么?”刘浩然和李云白异口同声地问。

“看韩老太临终时,有没有第二人在场的痕迹。”

这时候太阳已经落山,房间里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

刘浩然打开房间的主灯,整个房间立刻被淡黄色的光充满了,显得很温馨。

借着这暖暖的光线,洪奇峰再次仔细观察这个房间,这是间典型的公寓式房子,厨房和客餐厅连着,另一边客餐厅又和卧室也靠在一起。

卧室和客餐厅之间用一组博古架式的书柜分隔开。

洪奇峰走到书柜旁边,发现有很多小的编织品,正如张阿萍所言,韩老太很喜欢这些编织品。

而且看得出来她的手很巧,有的编织品做得比市面上买卖的都要精致。

正当洪奇峰着迷地研究这些手工编织品的时候,刘浩然开口了:“洪队,你来看这个。”

洪奇峰寻声望去,刘浩然在卧室的床头柜那里举着一个相框。

洪奇峰和李云白走近,只见那是一幅年代久远的女孩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纵使整个相片有些泛黄陈旧了,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女孩那种青春洋溢的风采。

李云白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问:“这就是韩老太?”

洪奇峰点点头:“应该是她年轻时候的样子。”

刘浩然赞叹道:“韩老太年轻时可是个美人啊。”说着把相框翻过来,上面豁然写着一行字:“韩彤玥,1985年10月。”

刘浩然点点头说:“这果然是韩老太以前的照片,我在她档案里看过,她的真名就叫韩彤玥。”

“这名字也好听啊。”

李云白一面说一面又环视了整个卧室的摆设:墙上有几幅画和另外几张韩彤玥的照片,又顺着墙看回了博古架,上面的除了编织品还有一些书和工艺品。

在最上面靠边的一个格子里,有一只奖杯。

李云白垫着脚把奖杯够下来,低着头反复地打量。

突然,他猛地抬头喊:“洪队,我有个发现!”

第六章  再探八里弄

“什么?”洪奇峰很惊讶:“她不也是渔具厂的老员工吗?”

“是啊,可她就是那时候才搬过来的。”张阿萍很肯定:“至于她为什么搬到这里,我就不知道了。”

“那是哪一年的事情?”

“算起来,她也住这里整整十年了。”

“十年?”洪奇峰算了一下:“那就是2007年?”

“对,我记得第二年就是西京奥运会,这里的广播还宣传了好多天呢。”张阿萍非常肯定地回答。

洪奇峰点点头,停了一会又问:“那你跟韩老太平时都聊些什么?”

“也就聊聊家常呗,”张阿萍说:“她喜欢说的大部分就是她的猫,还有她喜欢鼓捣的一些针线,或者编织品。”

“她跟你聊过她儿子的事情吗?”

“我正要跟你说呢,”张阿萍一下子有点兴奋起来:“她最不喜欢聊她儿子,刚开始我看她一个人住,我总以为她没有子女。后来过了半年,有个年轻人来找她,我才知道原来她有个儿子。”

洪奇峰问:“她儿子常来看她吗?”

“开始几年偶尔还来看看她,但是每次来不到一会就走了。再后面一些年来的就少了,一年最多也就看到一两次吧。”

张阿萍颇为不解地说:“我知道她有儿子之后,有时候也想跟她聊聊儿子的话题,毕竟我儿子是个不孝顺的小混蛋。可当我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她就不搭理我了,每次都是。后来渐渐地,我就不提了。”

“他们之间是有什么矛盾吗?”洪奇峰也很不解。

“不知道。”张阿萍想了想说:“不过有一次她儿子过来,我听到她在里面骂他,骂得挺狠,说什么‘孽种’,什么‘我看到你我就想吐’,唉,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做了什么,惹得他妈妈这么生气。”

洪奇峰半信半疑地看着张阿萍:“那她儿子反驳了吗?”

“没听到过,我真还没听到她儿子顶嘴,估计也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吧。”

张阿萍叹了口气,接着说:“韩老太平时都挺温和的,人也挺好,但是骂她儿子的时候可是真凶啊。”

洪奇峰点点头,道了声谢谢,转身准备进去到韩老太的房间去。突然又想起来,问:“大姐,那她家那只猫,你平时见得多吗?”

“常看见啊,”张阿萍随口答道:“那猫啊,经常从她家窗口跳下去,在街上逛一圈,然后又回到她房间门口挠门。”

说着张阿萍指了指门的下面:“这不嘛,后来她干脆找人装了个猫洞,那猫就自己能钻回家了。”

洪奇峰没什么要问的了,再次道谢,慢慢地向韩老太生前的房间走去。

韩遂和任筱琳面对面坐在沙发上。

“你妈,真是吊死的?”任筱琳紧张地问。

“公安局的人说是吊死的,”韩遂显得有气无力:“我那天离开她那里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应该是听了我说的事,她有点接受不了。”

“也不至于这么没有承受能力啊。”任筱琳说:“你是不是做什么过激行为刺激她了?要不她怎么那么想不开呢?”

韩遂摇摇头,不再说话。

韩萌萌悄悄从房间走出来,看着爸爸妈妈,想说什么又不敢说。任筱琳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她说:“你奶奶去世了,我正在跟你商量怎么处理后事。”

韩萌萌点点头,没太大的反应,转身又进了自己的房间。

任筱琳嘟囔着:“这孩子怎么一点伤感都没有啊?”

“不能怪她,”韩遂叹了口气:“我妈本来也没怎么带过她。”

任筱琳听了这话,心下一阵难过,握住韩遂的手:“你也别难过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我们还是商量下怎么处理你妈的后事吧。”

“怎么商量啊?人还在法医鉴定中心那里呢。”

“不是自己吊死的吗?为什么还放在那里?”任筱琳略显惊讶地问。

“说是还有些手续要办,让我回来等消息。”

“那你就这么等?”

“我明天再去一趟公安局问问。”韩遂说。

韩老太的房子里,还有一股很浓的臭味没有散去。

洪奇峰三人都戴上口罩手套,在房间里四处察看,已经是接近傍晚的时间了,因为是夏天屋子里光线还算好。

洪奇峰回到韩老太当时吊死的屋梁下面,看了又看。刘浩然看他那么认真地看房梁,问李云白:“洪队这是在看什么?”

李云白看了一眼洪奇峰,对刘浩然说:“啧,这你就不懂了吧,咱们洪队应该是在案情重演。”

“重演?”

“你看啊,洪队站在那里,肯定是在脑海里,假设韩老太临终时的种种可能性呐。比如说:这韩老太是先扔绳子上去然后再打渔夫结,还是先打了结再扔上去,又或者她是从房梁左边往右边扔,还是从右往左扔,又或者······”

“得了吧你,”刘浩然不满地打断了他的话:“你这尽瞎说些什么呢?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啊?”

“哎,你还别不信,”李云白提高了声音:“福尔摩斯知道不?人家大侦探讲究的都是案情推理,什么叫案情推理,就是剔除每一种不可能的原因,最后剩下一种,即使再匪夷所思,也只能是唯一的真相!”

“看把你能的。”洪奇峰听李云白越说越起劲,忍不住开口了:“不过有一点你说的倒是很接近了。”

李云白一脸得意,朝刘浩然挑挑眉毛,问:“洪队,哪一点我说的接近了?”

“这个房梁有点高啊,以韩老太的身高,要想把绳子扔过去,还真不那么容易。”洪奇峰比划着房梁的高度。

“她可以站在椅子上扔过去啊。”刘浩然指着旁边的桌子说。

“可是她穿的那双脚底很脏的鞋,并没有在椅子上留下什么痕迹,不是很奇怪吗?”洪奇峰摇着头说:“除非······”

“除非她垫了什么东西在椅子上?”李云白抢着答道:“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她死后,脚会离椅子会有一段距离了!”

洪奇峰点点头:“有这个可能性,但是,垫了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一点痕迹都没有呢?”

“会不会是一大块冰?”刘浩然问:“后来融化了,所以我们现在看不见了?”

“你傻呀,”李云白一巴掌拍到刘浩然的胳膊:“这么大块冰融化了的水迹,何主任他们会发现不了?”

刘浩然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无言以对。

洪奇峰感觉自己又走进了那个死胡同了。所以他摇摇头说:“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想吧,现在我们来找一找。”

“找什么?”刘浩然和李云白异口同声地问。

“看韩老太临终时,有没有第二人在场的痕迹。”

这时候太阳已经落山,房间里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

刘浩然打开房间的主灯,整个房间立刻被淡黄色的光充满了,显得很温馨。

借着这暖暖的光线,洪奇峰再次仔细观察这个房间,这是间典型的公寓式房子,厨房和客餐厅连着,另一边客餐厅又和卧室也靠在一起。

卧室和客餐厅之间用一组博古架式的书柜分隔开。

洪奇峰走到书柜旁边,发现有很多小的编织品,正如张阿萍所言,韩老太很喜欢这些编织品。

而且看得出来她的手很巧,有的编织品做得比市面上买卖的都要精致。

正当洪奇峰着迷地研究这些手工编织品的时候,刘浩然开口了:“洪队,你来看这个。”

洪奇峰寻声望去,刘浩然在卧室的床头柜那里举着一个相框。

洪奇峰和李云白走近,只见那是一幅年代久远的女孩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纵使整个相片有些泛黄陈旧了,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女孩那种青春洋溢的风采。

李云白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问:“这就是韩老太?”

洪奇峰点点头:“应该是她年轻时候的样子。”

刘浩然赞叹道:“韩老太年轻时可是个美人啊。”说着把相框翻过来,上面豁然写着一行字:“韩彤玥,1985年10月。”

刘浩然点点头说:“这果然是韩老太以前的照片,我在她档案里看过,她的真名就叫韩彤玥。”

“这名字也好听啊。”

李云白一面说一面又环视了整个卧室的摆设:墙上有几幅画和另外几张韩彤玥的照片,又顺着墙看回了博古架,上面的除了编织品还有一些书和工艺品。

在最上面靠边的一个格子里,有一只奖杯。

李云白垫着脚把奖杯够下来,低着头反复地打量。

突然,他猛地抬头喊:“洪队,我有个发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