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直接提现60元

2020-06-30 23:59:15

于晚一怔,显然是没想到得到的会是这个答案!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眉头微皱道。

“我不喜欢跟陌生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方诚回答。

其实还有更为主要的原因!

他还不想暴露!

“你……”

于晚顿时为之气恼起来,“那你刚才看我那件事怎么算?”

“那只是个意外……”方诚尴尬的埋下了头。

“反正我不管!我不搬,要搬你自己搬!你要是逼我,我就报警,说你猥亵我!”

恶狠狠的留下了这一句话后,于晚就跑回了房间。

看着于晚那无理取闹的样子,方诚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很想找老丁,让老丁过来解决一下。

可一想老丁那性格,说不准得亲自过来。

就老丁现在那样子,让他为这点小事跑一趟,方诚也不好意思了。

到最后,他只能是叹了口气。

算了,等着明天再说吧。

叹了口气后,方诚就拿起背包,进了另一个房间。

主卧中,于晚听着外面的动静后,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接着,她瘫坐在地上,咬着指甲。

心中想着,得想个别的法子让方诚搬出去了!

……

夜深了。

方诚打坐在床上,吐息纳气着。

在他的周身,肉眼可见的白色气体环绕着。

这是他修炼《万生诀》所产生的灵气!

如今的他,还未将万生诀修炼至大成,所以每次修炼时,都会陷入一种忘我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一旦有任何人触碰他。

那对于方诚来说,都将是大灾害!

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全身经脉尽碎,沦为植物人!

所以,方诚不愿与陌生人合住一起,生怕对方在不知的情况下,来触碰他!

原本,今晚的方诚考虑隔壁房间有人,不想修炼的。

可是不知为何,当他进入房间没多久后,突然产生了一丝明悟!

他不愿放弃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明悟,又觉着说,那个于晚只是个普通的女子,想破门而入,有些难度。

便就锁好门窗,开始修炼了!

渐渐地,八个多小时过去了。

方诚吐出最后一口气后,这才睁开眼来。

“就差临门一脚了啊……”

方诚喃喃自语。

靠着那一丝明悟,让方诚在这一晚的修炼下来,迈过了一大步!

现在,距离大成,就差个临门一脚!

只是,想要跨过这临门一脚,难度可谓不小啊!

“一步步来吧!”

方诚吁了口气,眼看着外面的天已经亮了,便起身简单收拾了下后,这才出门。

看了眼主卧的门,还锁着,看来于晚还未起来。

方诚看了眼时间,快要到上课的时候了,也就想着,等着下午再说了。

下了楼,出了小区。

在一路询问下,方诚终于是来到了一中门口。

可能是开办许多年了,一中的大门口看着有些老旧。

不过正上方那屹立着的‘平州一中’四字,却是苍劲有力,显然是出自大师之手!

方诚心中惊叹一下后,这才迈步,继续前行。

这三年下来,跟着老道士走南闯北,方诚身上不自觉的就带着那不怒自威的气势。

哪怕身上是麻衣布履。

又哪怕,这个时间段,学校门口也及其的热闹,进进出出的学生老师并不少。

可还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也让同行一起入校,本来面色极为苦恼的一个清秀女孩双眼一亮。

当即就冲上前,正想抓住方诚的手臂。

只是,方诚早已注意。

他往后退去几步。

女孩这一抓,直接是抓空了!

这令她脸上喜悦的消失了,眉头一皱,及其不悦道:“你躲什么躲?还不赶紧帮我个忙?”

那口吻,就好像命令一样!

“我没时间。”方诚直接摇头道。

没时间?

听着这三个字,女孩面色顿时泛冷。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这平州一中的校花!更是这平州宁家的大小姐!我让你帮忙,那是你祖上积德才有的福气!别生在福中不知福!”

身为宁家的大小姐,宁思思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从小到大,更是众星捧月,有求必应的!

结果这人倒好,面对她的帮忙,居然敢拒绝?

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而方诚看着这个傲慢的大小姐,不禁摇了摇头。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了!

什么时候,连不帮忙都是一种罪过了?

方诚直接是转身,懒得搭理她了。

原本宁思思在报完身份后,还一副高傲的样子。

坐等着方诚要跪舔她的准备了!

毕竟这平州,还没有多少人,能惹得起她宁家的!

更别提,这么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臭穷学生了!

结果,宁思思没想到,方诚居然在她自报名号后,敢无视她离去!

宁思思一怔后,心中瞬间大怒了!

这个臭垃圾,居然敢如此羞辱自己!

好胆!

“你站住!”

她立刻冲上前去,拦住了方诚的去路后。

冷冷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羞辱我吗?我告诉你,我现在很生气!要么,就给我乖乖的,帮我忙!要么,我要你好看看!”

她的声音很大,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只是,当它们看到那说话之人是宁思思后,纷纷收回了目光。

原本做好拦着准备的保安,也全都无视了!

这让宁思思颇为得意。

那眼神,似是再说。

好好看看,这就是本小姐的本事!

不是你这种穷垃圾所能惹得!

方诚眉头皱起,心中有些不高兴了。

“我说过了,我没时间,也不喜欢招惹什么麻烦,你要找帮忙的,找别的人去,你不是说,你是校花,是宁家大小姐吗?那要帮你忙的人肯定很多,你别来烦我。”方诚皱着眉道。

看这宁思思的样子,多半是被什么追求者纠缠,就想找个人假装男朋友骗过对方呗?

这种事,方诚这三年见过不少了。

他也知道,到后面,这宁思思的追求者肯定要去找那假扮人的麻烦了。

这宁思思肯定是插手不管了。

所以啊,这种事,方诚当然是少招惹为好了!

方诚的话,是不卑不亢的。

但听在宁思思的耳中,还以为方诚是在跟她求饶!

这顿时让她无比得意起来了。

“怎么?想求饶?我告诉你,晚了!我已经说过了,你要么……”

宁思思正得意的想说些什么。

突然,耳边的一道男声响起,打断了她的话语。

“思思,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啊?等我一起啊!”

听到这声音,宁思思面色猛地一变。

“你赶紧帮我忙!否则要你好看!”

她威胁的说了一声后,立刻伸手想要去抓方诚的胳膊。

然而,面对着她此番威胁,方诚依旧后退几步,直接与宁思思离了些距离,让她有了点距离。

恰好这时,一个剪着个平头,穿着身名牌运动服的男生已是笑着走到跟前来了。

他是宁思思一直以来的追求者,叫成帆。

碍于成帆的身份,宁思思又不能用什么特别的手段让成帆放弃。

所以,这么长久的追求纠缠下来,宁思思对成帆可谓是厌恶到了极致!

这一次,依旧跟前面一样,被缠的没办法,就想用此方法!

反正,这方法用了之后,成帆就会去对付那个假扮她男朋友的人了,也就不会再来纠缠她了。

至于假扮她男友的那些人会怎么样,宁思思从来不会去管!

对她来讲,能去拉对方一下的胳膊,那就是对对方最大的恩赐了!

那群屌丝,还想要怎么样?

可是宁思思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拒绝她的要求!

所以此刻,比起对成帆的厌恶,她更气愤于方诚!

于是,宁思思立刻指着方诚,对着成帆就说道:“成帆,你不是一直想追求我吗?好,我给你这个机会!你给我把这个狗东西的狗腿给我打断,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05.给你这个机会

于晚一怔,显然是没想到得到的会是这个答案!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眉头微皱道。

“我不喜欢跟陌生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方诚回答。

其实还有更为主要的原因!

他还不想暴露!

“你……”

于晚顿时为之气恼起来,“那你刚才看我那件事怎么算?”

“那只是个意外……”方诚尴尬的埋下了头。

“反正我不管!我不搬,要搬你自己搬!你要是逼我,我就报警,说你猥亵我!”

恶狠狠的留下了这一句话后,于晚就跑回了房间。

看着于晚那无理取闹的样子,方诚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很想找老丁,让老丁过来解决一下。

可一想老丁那性格,说不准得亲自过来。

就老丁现在那样子,让他为这点小事跑一趟,方诚也不好意思了。

到最后,他只能是叹了口气。

算了,等着明天再说吧。

叹了口气后,方诚就拿起背包,进了另一个房间。

主卧中,于晚听着外面的动静后,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接着,她瘫坐在地上,咬着指甲。

心中想着,得想个别的法子让方诚搬出去了!

……

夜深了。

方诚打坐在床上,吐息纳气着。

在他的周身,肉眼可见的白色气体环绕着。

这是他修炼《万生诀》所产生的灵气!

如今的他,还未将万生诀修炼至大成,所以每次修炼时,都会陷入一种忘我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一旦有任何人触碰他。

那对于方诚来说,都将是大灾害!

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全身经脉尽碎,沦为植物人!

所以,方诚不愿与陌生人合住一起,生怕对方在不知的情况下,来触碰他!

原本,今晚的方诚考虑隔壁房间有人,不想修炼的。

可是不知为何,当他进入房间没多久后,突然产生了一丝明悟!

他不愿放弃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明悟,又觉着说,那个于晚只是个普通的女子,想破门而入,有些难度。

便就锁好门窗,开始修炼了!

渐渐地,八个多小时过去了。

方诚吐出最后一口气后,这才睁开眼来。

“就差临门一脚了啊……”

方诚喃喃自语。

靠着那一丝明悟,让方诚在这一晚的修炼下来,迈过了一大步!

现在,距离大成,就差个临门一脚!

只是,想要跨过这临门一脚,难度可谓不小啊!

“一步步来吧!”

方诚吁了口气,眼看着外面的天已经亮了,便起身简单收拾了下后,这才出门。

看了眼主卧的门,还锁着,看来于晚还未起来。

方诚看了眼时间,快要到上课的时候了,也就想着,等着下午再说了。

下了楼,出了小区。

在一路询问下,方诚终于是来到了一中门口。

可能是开办许多年了,一中的大门口看着有些老旧。

不过正上方那屹立着的‘平州一中’四字,却是苍劲有力,显然是出自大师之手!

方诚心中惊叹一下后,这才迈步,继续前行。

这三年下来,跟着老道士走南闯北,方诚身上不自觉的就带着那不怒自威的气势。

哪怕身上是麻衣布履。

又哪怕,这个时间段,学校门口也及其的热闹,进进出出的学生老师并不少。

可还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也让同行一起入校,本来面色极为苦恼的一个清秀女孩双眼一亮。

当即就冲上前,正想抓住方诚的手臂。

只是,方诚早已注意。

他往后退去几步。

女孩这一抓,直接是抓空了!

这令她脸上喜悦的消失了,眉头一皱,及其不悦道:“你躲什么躲?还不赶紧帮我个忙?”

那口吻,就好像命令一样!

“我没时间。”方诚直接摇头道。

没时间?

听着这三个字,女孩面色顿时泛冷。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这平州一中的校花!更是这平州宁家的大小姐!我让你帮忙,那是你祖上积德才有的福气!别生在福中不知福!”

身为宁家的大小姐,宁思思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从小到大,更是众星捧月,有求必应的!

结果这人倒好,面对她的帮忙,居然敢拒绝?

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而方诚看着这个傲慢的大小姐,不禁摇了摇头。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了!

什么时候,连不帮忙都是一种罪过了?

方诚直接是转身,懒得搭理她了。

原本宁思思在报完身份后,还一副高傲的样子。

坐等着方诚要跪舔她的准备了!

毕竟这平州,还没有多少人,能惹得起她宁家的!

更别提,这么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臭穷学生了!

结果,宁思思没想到,方诚居然在她自报名号后,敢无视她离去!

宁思思一怔后,心中瞬间大怒了!

这个臭垃圾,居然敢如此羞辱自己!

好胆!

“你站住!”

她立刻冲上前去,拦住了方诚的去路后。

冷冷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羞辱我吗?我告诉你,我现在很生气!要么,就给我乖乖的,帮我忙!要么,我要你好看看!”

她的声音很大,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只是,当它们看到那说话之人是宁思思后,纷纷收回了目光。

原本做好拦着准备的保安,也全都无视了!

这让宁思思颇为得意。

那眼神,似是再说。

好好看看,这就是本小姐的本事!

不是你这种穷垃圾所能惹得!

方诚眉头皱起,心中有些不高兴了。

“我说过了,我没时间,也不喜欢招惹什么麻烦,你要找帮忙的,找别的人去,你不是说,你是校花,是宁家大小姐吗?那要帮你忙的人肯定很多,你别来烦我。”方诚皱着眉道。

看这宁思思的样子,多半是被什么追求者纠缠,就想找个人假装男朋友骗过对方呗?

这种事,方诚这三年见过不少了。

他也知道,到后面,这宁思思的追求者肯定要去找那假扮人的麻烦了。

这宁思思肯定是插手不管了。

所以啊,这种事,方诚当然是少招惹为好了!

方诚的话,是不卑不亢的。

但听在宁思思的耳中,还以为方诚是在跟她求饶!

这顿时让她无比得意起来了。

“怎么?想求饶?我告诉你,晚了!我已经说过了,你要么……”

宁思思正得意的想说些什么。

突然,耳边的一道男声响起,打断了她的话语。

“思思,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啊?等我一起啊!”

听到这声音,宁思思面色猛地一变。

“你赶紧帮我忙!否则要你好看!”

她威胁的说了一声后,立刻伸手想要去抓方诚的胳膊。

然而,面对着她此番威胁,方诚依旧后退几步,直接与宁思思离了些距离,让她有了点距离。

恰好这时,一个剪着个平头,穿着身名牌运动服的男生已是笑着走到跟前来了。

他是宁思思一直以来的追求者,叫成帆。

碍于成帆的身份,宁思思又不能用什么特别的手段让成帆放弃。

所以,这么长久的追求纠缠下来,宁思思对成帆可谓是厌恶到了极致!

这一次,依旧跟前面一样,被缠的没办法,就想用此方法!

反正,这方法用了之后,成帆就会去对付那个假扮她男朋友的人了,也就不会再来纠缠她了。

至于假扮她男友的那些人会怎么样,宁思思从来不会去管!

对她来讲,能去拉对方一下的胳膊,那就是对对方最大的恩赐了!

那群屌丝,还想要怎么样?

可是宁思思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拒绝她的要求!

所以此刻,比起对成帆的厌恶,她更气愤于方诚!

于是,宁思思立刻指着方诚,对着成帆就说道:“成帆,你不是一直想追求我吗?好,我给你这个机会!你给我把这个狗东西的狗腿给我打断,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