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1元送彩金88元

2020-10-29 22:01:00

“所以我一直支持你在夜氏工作。小东西,记住,只要你开心就好!累了,就让我养着你。”车驶进了车库,停下车后,夜辰逸转身,倾身给余篎妙解了安全带,但是并没有离开余篎妙的身体,反而与余篎妙四目相接,特别是最后一句说的异常认真,说话间,鼻息喷吐在余篎妙的面颊上,有点痒。

“我,我,很开心。”余篎妙被夜辰逸看的心跳加速:“那个,我们到家了。”

“嗯。记得,你今天打赌输了。愿赌服输,以后花钱刷我刚给你的卡。”夜辰逸并没有离开,好似在等待余篎妙的回答。

“好,我愿赌服输!”余篎妙红着脸随口应道,只想快点下车逃离。

“下车吧。”夜辰逸这才起身,只是,以后出门在外可能要跟小东西保持一点点的小距离,一点点的亲密接触,就……

至于那张卡,夜辰逸之前就给余篎妙准备好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给她,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夜辰逸下车后,拎着裙子的袋子挡在身前,样子有点怪异。余篎妙侧头看着夜辰逸,也不说话。

“做什么?”夜辰逸看她满脸写着问号,现在的样子都像个问号。

“该我问你才对啊!”余篎妙回正了身体说道。

“你过来。”夜辰逸对着余篎妙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余篎妙也没多想,就过去了。

待余篎妙进入了自己伸手可抓住的范围,夜辰逸空着的手伸出,一把将余篎妙拉进怀里,随后移开袋子。“自己看。”夜辰逸示意余篎妙往袋子原先挡住的地方看。

“啊!你……”余篎妙脸刷的又红了。

“帮我挡着点。”夜辰逸无奈的说道:“以后要跟你保持距离。”

“什么?你……”余篎妙想要质问,夜辰逸已然知道她想错了,赶紧解释道:“一碰你就这样,公共场合不合适!”

“怪我咯?”余篎妙指了指自己。

“怪我自己。”夜辰逸苦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自己一直自认自控力是很好的,至少从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的。所以,这这是特殊情况,只对小东西这样。

“那你是不是很容易身体出轨?”余篎妙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动不动就这样发情,那不是很容易被女人勾引?哇……那我以后不是要变大草原了。”说着,余篎妙就情绪失控哭了起来。

夜辰逸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情绪搞得很莫名,怎么就突然引申到出轨上了,还哭起来了。

“不哭了,我发誓,我只对你才会这样,以前从来没这样过。”夜辰逸赶紧说道。

“说的好像你以前女人很多似的。对啊,虽然你就谈过2个,但是你以前好多女人的。”余篎妙一边哭一边说。

一听以前好多女人,夜辰逸就后悔当初交代的太彻底了。不擅长哄人的夜辰逸只能按着本心说:“那是以前,以后不会再有其他女人了。”

“以后,谁知道啊!想想就胸闷!”余篎妙抽泣着说。

“那我帮你抚一下胸口,顺顺气?”夜辰逸说着就要用拿着袋子的手去抚余篎妙的胸口,结果被余篎妙一巴掌拍开了。

“别想吃我豆腐。下作胚!”余篎妙止住哭泣,怒喝道。

夜辰逸已经习惯了余篎妙的变脸速度,见余篎妙不哭了,就嬉皮笑脸道:“那都怪你!”

“为什么?你下作还怪我?”余篎妙气道。

“谁叫你秀色可餐。”说着,夜辰逸单手一用力,俩人靠的更近了,头一低,直接擒住了余篎妙的嘴。余篎妙被夜辰逸又一次突如其来的吻吻的有点不知所措,余篎妙发现夜辰逸的吻越来越频繁,动不动就会凑上来,搞得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可以破世界吉尼斯纪录了。不过,他的吻,好像自己都很享受。直到感觉有点呼吸困难,余篎妙才反应过来,用手推了推夜辰逸,夜辰逸这才放过她。

“味道不错。”夜辰逸舔了舔唇说。

“你疯了啊,你现在怎么样了?”余篎妙指了指他的下面,夜辰逸这才尴尬的笑了笑。

“更糟糕了!”

“那怎么办啊?”余篎妙有点焦急了,这怎么走啊,停车场里有监控的,而且时不时有业主开车进来,看到了多丢人啊。

“啊!”余篎妙一声尖叫,夜辰逸已经把她公主抱抱起来。

“你干吗?”余篎妙问道。

“挡一下。这样就看不见了。”夜辰逸一边向着电梯走去,一边解释道。

余篎妙想了想,好像确实也是,也就随他了。进了电梯后,余篎妙让夜辰逸把自己放下,夜辰逸很不情愿的放下了余篎妙,但是还是让余篎妙站在胸前,单手揉着,遮挡住自己。只是,这下是余篎妙别扭了,因为靠的太近,某处就一直顶着自己。余篎妙心里说不出的怪异,脸也是一阵红一阵白。

好不容易熬到了电梯门打开,余篎妙就想赶紧冲出去,结果因为夜辰逸揉着,往前一用力就反弹回了夜辰逸怀里,结果夜辰逸轻哼了一声,又直接抱起了余篎妙往家走去。

开门后,一向习惯先洗澡的夜辰逸一反常态,将袋子丢在地上后,抱着余篎妙直奔卧室而去,余篎妙再傻也知道夜辰逸要干吗。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还是不由得紧张起来。而事实也证明了,余篎妙的猜想是对的。只是,这一页,余篎妙最后筋疲力尽直接昏睡过去。至于自己是怎么洗的澡,换的衣服,就全然不知了。

第二天早上,余篎妙是被外面嘈杂的人生吵醒的。余篎妙费力的下床,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还这疼那酸的。很想继续躺着不动,又好奇外面发生了什么。等余篎妙走到客厅,才发现地上摆放了大大小二三十个箱子。

“这……”余篎妙看向夜辰逸。

“鞋子和包。”夜辰逸答道。

余篎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昨天跟夜辰逸打赌,然后买了一堆的包和鞋子,结果今天上午就都送过来了。买的时候根本没想过结果,现在的结果很壮观啊!

天呐!自己竟然一次败了这么多!最关键的是,价格不菲啊,自己还一下子买了你们多,而且自己用的到吗?顿感肉疼,虽然花的不是自己的钱,但是也是钱啊!

“要不,我们退了吧!”余篎妙弱弱的说到。

“昨天打的赌你忘了?”夜辰逸挑眉道。

“没有。”余篎妙泄气的说。

“愿赌服输。我给你花钱你就得花。”夜辰逸说道。

“哦!”余篎妙不情不愿的答道。

“枫,我饿了!”余篎妙肚子咕噜噜叫了一声。

“你叫我什么?”夜辰逸斜眉问道。

第一百四十章:愿赌服输

“所以我一直支持你在夜氏工作。小东西,记住,只要你开心就好!累了,就让我养着你。”车驶进了车库,停下车后,夜辰逸转身,倾身给余篎妙解了安全带,但是并没有离开余篎妙的身体,反而与余篎妙四目相接,特别是最后一句说的异常认真,说话间,鼻息喷吐在余篎妙的面颊上,有点痒。

“我,我,很开心。”余篎妙被夜辰逸看的心跳加速:“那个,我们到家了。”

“嗯。记得,你今天打赌输了。愿赌服输,以后花钱刷我刚给你的卡。”夜辰逸并没有离开,好似在等待余篎妙的回答。

“好,我愿赌服输!”余篎妙红着脸随口应道,只想快点下车逃离。

“下车吧。”夜辰逸这才起身,只是,以后出门在外可能要跟小东西保持一点点的小距离,一点点的亲密接触,就……

至于那张卡,夜辰逸之前就给余篎妙准备好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给她,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夜辰逸下车后,拎着裙子的袋子挡在身前,样子有点怪异。余篎妙侧头看着夜辰逸,也不说话。

“做什么?”夜辰逸看她满脸写着问号,现在的样子都像个问号。

“该我问你才对啊!”余篎妙回正了身体说道。

“你过来。”夜辰逸对着余篎妙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余篎妙也没多想,就过去了。

待余篎妙进入了自己伸手可抓住的范围,夜辰逸空着的手伸出,一把将余篎妙拉进怀里,随后移开袋子。“自己看。”夜辰逸示意余篎妙往袋子原先挡住的地方看。

“啊!你……”余篎妙脸刷的又红了。

“帮我挡着点。”夜辰逸无奈的说道:“以后要跟你保持距离。”

“什么?你……”余篎妙想要质问,夜辰逸已然知道她想错了,赶紧解释道:“一碰你就这样,公共场合不合适!”

“怪我咯?”余篎妙指了指自己。

“怪我自己。”夜辰逸苦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自己一直自认自控力是很好的,至少从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的。所以,这这是特殊情况,只对小东西这样。

“那你是不是很容易身体出轨?”余篎妙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动不动就这样发情,那不是很容易被女人勾引?哇……那我以后不是要变大草原了。”说着,余篎妙就情绪失控哭了起来。

夜辰逸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情绪搞得很莫名,怎么就突然引申到出轨上了,还哭起来了。

“不哭了,我发誓,我只对你才会这样,以前从来没这样过。”夜辰逸赶紧说道。

“说的好像你以前女人很多似的。对啊,虽然你就谈过2个,但是你以前好多女人的。”余篎妙一边哭一边说。

一听以前好多女人,夜辰逸就后悔当初交代的太彻底了。不擅长哄人的夜辰逸只能按着本心说:“那是以前,以后不会再有其他女人了。”

“以后,谁知道啊!想想就胸闷!”余篎妙抽泣着说。

“那我帮你抚一下胸口,顺顺气?”夜辰逸说着就要用拿着袋子的手去抚余篎妙的胸口,结果被余篎妙一巴掌拍开了。

“别想吃我豆腐。下作胚!”余篎妙止住哭泣,怒喝道。

夜辰逸已经习惯了余篎妙的变脸速度,见余篎妙不哭了,就嬉皮笑脸道:“那都怪你!”

“为什么?你下作还怪我?”余篎妙气道。

“谁叫你秀色可餐。”说着,夜辰逸单手一用力,俩人靠的更近了,头一低,直接擒住了余篎妙的嘴。余篎妙被夜辰逸又一次突如其来的吻吻的有点不知所措,余篎妙发现夜辰逸的吻越来越频繁,动不动就会凑上来,搞得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可以破世界吉尼斯纪录了。不过,他的吻,好像自己都很享受。直到感觉有点呼吸困难,余篎妙才反应过来,用手推了推夜辰逸,夜辰逸这才放过她。

“味道不错。”夜辰逸舔了舔唇说。

“你疯了啊,你现在怎么样了?”余篎妙指了指他的下面,夜辰逸这才尴尬的笑了笑。

“更糟糕了!”

“那怎么办啊?”余篎妙有点焦急了,这怎么走啊,停车场里有监控的,而且时不时有业主开车进来,看到了多丢人啊。

“啊!”余篎妙一声尖叫,夜辰逸已经把她公主抱抱起来。

“你干吗?”余篎妙问道。

“挡一下。这样就看不见了。”夜辰逸一边向着电梯走去,一边解释道。

余篎妙想了想,好像确实也是,也就随他了。进了电梯后,余篎妙让夜辰逸把自己放下,夜辰逸很不情愿的放下了余篎妙,但是还是让余篎妙站在胸前,单手揉着,遮挡住自己。只是,这下是余篎妙别扭了,因为靠的太近,某处就一直顶着自己。余篎妙心里说不出的怪异,脸也是一阵红一阵白。

好不容易熬到了电梯门打开,余篎妙就想赶紧冲出去,结果因为夜辰逸揉着,往前一用力就反弹回了夜辰逸怀里,结果夜辰逸轻哼了一声,又直接抱起了余篎妙往家走去。

开门后,一向习惯先洗澡的夜辰逸一反常态,将袋子丢在地上后,抱着余篎妙直奔卧室而去,余篎妙再傻也知道夜辰逸要干吗。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还是不由得紧张起来。而事实也证明了,余篎妙的猜想是对的。只是,这一页,余篎妙最后筋疲力尽直接昏睡过去。至于自己是怎么洗的澡,换的衣服,就全然不知了。

第二天早上,余篎妙是被外面嘈杂的人生吵醒的。余篎妙费力的下床,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还这疼那酸的。很想继续躺着不动,又好奇外面发生了什么。等余篎妙走到客厅,才发现地上摆放了大大小二三十个箱子。

“这……”余篎妙看向夜辰逸。

“鞋子和包。”夜辰逸答道。

余篎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昨天跟夜辰逸打赌,然后买了一堆的包和鞋子,结果今天上午就都送过来了。买的时候根本没想过结果,现在的结果很壮观啊!

天呐!自己竟然一次败了这么多!最关键的是,价格不菲啊,自己还一下子买了你们多,而且自己用的到吗?顿感肉疼,虽然花的不是自己的钱,但是也是钱啊!

“要不,我们退了吧!”余篎妙弱弱的说到。

“昨天打的赌你忘了?”夜辰逸挑眉道。

“没有。”余篎妙泄气的说。

“愿赌服输。我给你花钱你就得花。”夜辰逸说道。

“哦!”余篎妙不情不愿的答道。

“枫,我饿了!”余篎妙肚子咕噜噜叫了一声。

“你叫我什么?”夜辰逸斜眉问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