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1元送彩金88元

2020-10-12 23:23:08

墨昕晗看着视频中出现其他人,也没有吭声,就静静的看着那人在黎老耳旁耳语,似乎在汇报什么重要的事情。再看黎老的表情,出现了很大的波动,从他的表情上,墨昕晗读到了惊讶到惊慌。

那人汇报完之后,恭敬地站立在一旁,注视着黎老,等待着黎老下达指令。

黎老毕竟是老江湖,片刻的惊慌后就沉静下来。整理了自己的情绪之后,视频里传来了黎老沉稳的声音:“你去通知一下,等我这边会议结束后开会。”

虽然声音是通过网络传递过来的,但是墨昕晗还是听出了黎老声音中隐藏的微微的颤抖。心里暗道:果然是老狐狸,只是现在才是开始,好戏还在后头。

黎家前几年转行将主要产业转向了金融,但是一直做的不温不火。王家则专注在地产,虽然每年会有出几起负面新闻事件,但是都没造成太大的影响。

待黎家的下属离开后,旁边的王老才关心道:“老黎,没事吧。”

黎老没有正面回答王老,只是用手拍了拍王老的手臂,以此表示没事。但是真的没事吗?墨昕晗可并不是这么看的,毕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很清楚。

现在就等着二老自己入瓮!

现在是黎家,下一个就是王家。也是天助自己,王家新的楼盘交付的时间和出事的时间点就像是专门为了墨昕晗的计划而故意设计的。

“昕晗,此一时彼一时啊!”黎老开口说道:“我们也没想道国内政策的变化会如此之快。槿麟也是你耗费了很多心血,当初你只身一人出来创建槿麟,你就忍心看着它垮掉吗?”

“当然不。”墨昕晗毫不犹豫地答道,他怎么可能让槿麟倒掉,这是他送给母亲地。

至于二老为什么会在第一次跌停就这么着急忙慌,毕竟二老都是老江湖,一看到新地政策以及喜选地新闻,就嗅到了危险,即时感应道了危机感。

“但是,我不能毁约不是。”墨昕晗地冷静、平淡,让二老感觉很无力,既希望墨昕晗能利用墨氏来解决当下槿麟地危机,又非常地忌惮。

三人沉默不语,墨昕晗倒是优雅地拿起钟书晨为他新冲的美式喝了起来。他一直喜欢美式,不喜欢加奶或加糖,那样的咖啡他会觉得不纯粹,而且也没有咖啡该有的清苦,这种清苦会时刻提醒他保持清醒。

片刻沉静之后,被一阵手机铃声打破。

“铃……”

王老从口袋中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才接了起来。

没好气的说:“不知道我在开重要的会议吗?”

不知手机那边的人说了什么,王老的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什么?你说什么?”

“……”

“一定要想办法压下来,速度要快。”

“……”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这个事情必须压下来,所有新闻都想办法撤了。那个爆料的记者去给我查。”王老气急败坏的说道。

“……”

“什么?被带走了?什么时候的事?”不知道对方又说了什么惊人的消息,王老由气急败坏变得惊慌失措。

“……”

“前天?怎么现在才收到消息?”虽然听上去王老怒火中烧,却也反应了他现在内心的慌张。

“……”

“封锁了!我知道了。等我回来。你们先处理那件事和新闻。我这边会进快结束。”王老通过电话下了指示。

挂了电话,拿着手机的手还有微微的颤抖。

还没等黎老开口询问,墨昕晗先开口道:“王老,出什么事了吗?”

“没,没,没什么事。”王老明显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

“老王,真的没事?”身旁的黎老也看似关心的问道。

“王老,不知道刚刚您说的被带走的人是谁?听上去,跟王氏关系匪浅。不知道他的被带走,会否影响到槿麟?毕竟,现在槿麟也面临着政策上的危机。”墨昕晗无情的说道,他可并不会真的去关心王氏到底出来什么事。其实黎老刚刚的关心也是假,他也是跟墨昕晗有一样的担心。

“不会。这人确实跟我们王家关系匪浅,但是绝对影响不到槿麟。至少影响不到槿麟的根基,大不了把槿麟总部迁回国内。”王老如是答道。

“哦?这么说来,当初我极力主张槿麟在国内上市还是明智之举了。”墨昕晗适时的又给自己记了一攻。

反观王老,像是吃了翔,但是现在的情势确实如此,如果槿麟是在国外上市的,如果情况真的往最坏的方向发展,还真的会影响到槿麟。而现在,就算发展到最坏的结果,王家也还能借着槿麟重燃希望。

王老只能吃瘪,不情愿的说道:“是呀,还好当初你执意要在国内上市。”

只是,现在槿麟的危机该如何解决?如果不解决,那槿麟也可能会垮掉。如果真的发展到最坏的结果,槿麟又跨了,就真的再无生机了。

“昕晗啊,那个协议,我们撤销,你就利用墨氏的影响力来救一下槿麟吧。老黎说的对,墨氏也好,槿麟也好,对你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不分你我。”王老劝说道。

墨昕晗没有立即回应,拿起咖啡喝了口,像似在思考,二老在视频那段略显焦急的看着他,俩人还等着这边会议结束赶回去开会处理麻烦。

沉吟片刻之后,墨昕晗见差不多了才故作无奈的说:“我倒是问题不大。只是,王老,您一人要说撤销不算啊……”

说着,通过摄像头看向了黎老。

黎老好似感应到了墨昕晗看自己,也看了一眼墨昕晗,俩人通过视频对视了一眼。

墨昕晗心道:该入瓮了!

“昕晗,我跟老王一样,我也觉得那个协议,我们撤销吧。”黎老无奈的说道,如果不撤销墨昕晗是绝对不会让墨氏介入的,但是要他在没有撤销的情况下让墨氏介入,他是绝对不可能做的。墨昕晗怎么会主动落把柄在他们手!

“既然二老这么说了。那好吧。我让钟书晓跟你们对接。协议撤销之时,墨氏就会全力帮助槿麟,度过这次危机。”墨昕晗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语速不缓不急,好似在说一件平常事。

“至于结果,我没办法做任何的保证。”墨昕晗又看似无奈的说。

“我们知道。我们信你。”

“尽力就好。我们能理解。”

二老说道。

“我会进快签署协议撤销的,一会我就吩咐下去。”

“对对,我也马上吩咐下去,你让钟书晓也赶紧准备。”

“好。那今天就到这。我看二老都还有急事。”墨昕晗应道,顺便结束了视频会议。

第一百二十五章:请君入瓮

墨昕晗看着视频中出现其他人,也没有吭声,就静静的看着那人在黎老耳旁耳语,似乎在汇报什么重要的事情。再看黎老的表情,出现了很大的波动,从他的表情上,墨昕晗读到了惊讶到惊慌。

那人汇报完之后,恭敬地站立在一旁,注视着黎老,等待着黎老下达指令。

黎老毕竟是老江湖,片刻的惊慌后就沉静下来。整理了自己的情绪之后,视频里传来了黎老沉稳的声音:“你去通知一下,等我这边会议结束后开会。”

虽然声音是通过网络传递过来的,但是墨昕晗还是听出了黎老声音中隐藏的微微的颤抖。心里暗道:果然是老狐狸,只是现在才是开始,好戏还在后头。

黎家前几年转行将主要产业转向了金融,但是一直做的不温不火。王家则专注在地产,虽然每年会有出几起负面新闻事件,但是都没造成太大的影响。

待黎家的下属离开后,旁边的王老才关心道:“老黎,没事吧。”

黎老没有正面回答王老,只是用手拍了拍王老的手臂,以此表示没事。但是真的没事吗?墨昕晗可并不是这么看的,毕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很清楚。

现在就等着二老自己入瓮!

现在是黎家,下一个就是王家。也是天助自己,王家新的楼盘交付的时间和出事的时间点就像是专门为了墨昕晗的计划而故意设计的。

“昕晗,此一时彼一时啊!”黎老开口说道:“我们也没想道国内政策的变化会如此之快。槿麟也是你耗费了很多心血,当初你只身一人出来创建槿麟,你就忍心看着它垮掉吗?”

“当然不。”墨昕晗毫不犹豫地答道,他怎么可能让槿麟倒掉,这是他送给母亲地。

至于二老为什么会在第一次跌停就这么着急忙慌,毕竟二老都是老江湖,一看到新地政策以及喜选地新闻,就嗅到了危险,即时感应道了危机感。

“但是,我不能毁约不是。”墨昕晗地冷静、平淡,让二老感觉很无力,既希望墨昕晗能利用墨氏来解决当下槿麟地危机,又非常地忌惮。

三人沉默不语,墨昕晗倒是优雅地拿起钟书晨为他新冲的美式喝了起来。他一直喜欢美式,不喜欢加奶或加糖,那样的咖啡他会觉得不纯粹,而且也没有咖啡该有的清苦,这种清苦会时刻提醒他保持清醒。

片刻沉静之后,被一阵手机铃声打破。

“铃……”

王老从口袋中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才接了起来。

没好气的说:“不知道我在开重要的会议吗?”

不知手机那边的人说了什么,王老的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什么?你说什么?”

“……”

“一定要想办法压下来,速度要快。”

“……”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这个事情必须压下来,所有新闻都想办法撤了。那个爆料的记者去给我查。”王老气急败坏的说道。

“……”

“什么?被带走了?什么时候的事?”不知道对方又说了什么惊人的消息,王老由气急败坏变得惊慌失措。

“……”

“前天?怎么现在才收到消息?”虽然听上去王老怒火中烧,却也反应了他现在内心的慌张。

“……”

“封锁了!我知道了。等我回来。你们先处理那件事和新闻。我这边会进快结束。”王老通过电话下了指示。

挂了电话,拿着手机的手还有微微的颤抖。

还没等黎老开口询问,墨昕晗先开口道:“王老,出什么事了吗?”

“没,没,没什么事。”王老明显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

“老王,真的没事?”身旁的黎老也看似关心的问道。

“王老,不知道刚刚您说的被带走的人是谁?听上去,跟王氏关系匪浅。不知道他的被带走,会否影响到槿麟?毕竟,现在槿麟也面临着政策上的危机。”墨昕晗无情的说道,他可并不会真的去关心王氏到底出来什么事。其实黎老刚刚的关心也是假,他也是跟墨昕晗有一样的担心。

“不会。这人确实跟我们王家关系匪浅,但是绝对影响不到槿麟。至少影响不到槿麟的根基,大不了把槿麟总部迁回国内。”王老如是答道。

“哦?这么说来,当初我极力主张槿麟在国内上市还是明智之举了。”墨昕晗适时的又给自己记了一攻。

反观王老,像是吃了翔,但是现在的情势确实如此,如果槿麟是在国外上市的,如果情况真的往最坏的方向发展,还真的会影响到槿麟。而现在,就算发展到最坏的结果,王家也还能借着槿麟重燃希望。

王老只能吃瘪,不情愿的说道:“是呀,还好当初你执意要在国内上市。”

只是,现在槿麟的危机该如何解决?如果不解决,那槿麟也可能会垮掉。如果真的发展到最坏的结果,槿麟又跨了,就真的再无生机了。

“昕晗啊,那个协议,我们撤销,你就利用墨氏的影响力来救一下槿麟吧。老黎说的对,墨氏也好,槿麟也好,对你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不分你我。”王老劝说道。

墨昕晗没有立即回应,拿起咖啡喝了口,像似在思考,二老在视频那段略显焦急的看着他,俩人还等着这边会议结束赶回去开会处理麻烦。

沉吟片刻之后,墨昕晗见差不多了才故作无奈的说:“我倒是问题不大。只是,王老,您一人要说撤销不算啊……”

说着,通过摄像头看向了黎老。

黎老好似感应到了墨昕晗看自己,也看了一眼墨昕晗,俩人通过视频对视了一眼。

墨昕晗心道:该入瓮了!

“昕晗,我跟老王一样,我也觉得那个协议,我们撤销吧。”黎老无奈的说道,如果不撤销墨昕晗是绝对不会让墨氏介入的,但是要他在没有撤销的情况下让墨氏介入,他是绝对不可能做的。墨昕晗怎么会主动落把柄在他们手!

“既然二老这么说了。那好吧。我让钟书晓跟你们对接。协议撤销之时,墨氏就会全力帮助槿麟,度过这次危机。”墨昕晗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语速不缓不急,好似在说一件平常事。

“至于结果,我没办法做任何的保证。”墨昕晗又看似无奈的说。

“我们知道。我们信你。”

“尽力就好。我们能理解。”

二老说道。

“我会进快签署协议撤销的,一会我就吩咐下去。”

“对对,我也马上吩咐下去,你让钟书晓也赶紧准备。”

“好。那今天就到这。我看二老都还有急事。”墨昕晗应道,顺便结束了视频会议。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