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直接提现60元

2020-07-01 09:28:03

“什么?”

马朝一脸懵比的样子。

其他陈家的人也是懵了一下。

听着宁沉央这话的意思,好像他就是龙门战神一样?

“宁沉央,你是龙门战神?”马朝下意识的问道。

“不然呢?”宁沉央眼眉一挑,淡淡道。

“哈哈哈哈。”

“我去,这家伙真是蹲大牢蹲傻了。”

很快,陈家人就一个个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一个杀过人,坐过来牢的男人居然说自己是龙门战神,这脑子不是有病是什么?

韩怡然,韩端,陈雅一家三口狠狠瞪着宁沉央,尤其是韩怡然,她以为宁沉央会说出什么话来,万万没想到说出如此大不敬,跑火车的这么一句话。

要是龙门的人知道宁沉央说出这么大不敬的话,那是要杀头,还会连累韩家的。

丢人。

太丢人了。

韩家三口人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韩家人都知道宁沉央脑子犯病,但没想到宁沉央在这个节骨眼犯病了。

“宁沉央,闭嘴。”韩怡然脸色猪肝红,太丢脸了,她真的想给宁沉央一个大嘴巴子,可是,出门在外,总得给男人留点面子。

陈雅对宁沉央也是一脸叹息,摇头,眼神都是奢望,之前还想着宁沉央是一个正常人,原来一切都是她白日做梦。呵,这样才符合宁沉央的人设,不是吗?杀人犯,精神病!

“怡然啊,你家这个老公真是一个奇人啊,我是很佩服的,”

陈晓梅笑得也前俯后仰,眼泪都要快出来了,韩怡然这么优秀的一个女人,居然耽上杀人犯脑子有病的家伙,实在是太爽了,对比一下马朝这个未来老公,一股浓浓的优越感和满足感油然而生啊。

“三妹啊,你家这个女婿,是这个。”陈秀萍对着陈雅竖起大拇指,那眼神的调侃和讥笑,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陈雅气得眼睛都冒火,又是狠狠瞪了一眼宁沉央,要不是极力克制住,都想上去撕了宁沉央那一张嘴巴了。

为什么人家家的女婿都是这么优秀,有钱,自己家女婿就是杀人犯一个。一对比马朝和宁沉央,陈雅这一颗心都要碎了。

宁沉央有点无奈啊,自己真是龙门战神,举世无双的龙王啊!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笑了,宁沉央刚从监狱出来的,脑子是不太正常,大家也谅解一下嘛。”马朝对着还笑不停的陈家人,假惺惺说道,“万一,你们这样肆无忌惮的笑刺激宁沉央,保不准他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对,对,大家还是有点同情心,不要笑了。”

“这样三姨一家会不高兴,都是一家人,低调低调一点。”

陈家极力做出友好,善良的样子,可是脸上那讥笑表情,一个个分外明显,嫌弃得不行。

“对了,宁沉央,你说你是龙门战神,这么说,明天晚上的云顶山超级宴会,你会出现勒?”马朝可不想这么放过宁沉央,“到时候期待你的的出现。”一想到宁沉央杀人犯下等人的身份都可以睡到韩怡然这么一个大美女,马朝心里就极为不舒服和妒忌。

说起来,在陈家所有第三代孩子里面,韩怡然是最有气质和长相一个,后悔啊,居然今天才认识韩怡然,要不然先睡了这大美女。

“马朝,你就别逗宁沉央了,能去云顶山宴会,不是需要邀请函吗?就他,能进去,我把鞋子吃了。”一个陈家女婿讥笑道。

“马朝,你有办法带我们进去吗?”陈晓梅撒娇的问道,“我父母他们都没去过这么高档的宴会呢。”

马朝笑了笑道:“当然可以,这一张邀请函最少两百万,不过我有一个叔叔在里面做事,我到时候会让他多给我们几张邀请函的。”

“马朝,你太厉害了。”

“还是马朝有人脉,这关系扛扛的。”

陈家人又是一阵赞誉,对大家家的女婿热情巴结的不行。

陈老爷子也是笑着说:“马朝啊,你这个孙女婿,我可认定了啊。”

“爷爷,我一定会把陈家带上一个新的高度,我会让陈家腾飞的。”马朝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

对于马朝的话,陈家自然是相信的,毕竟,实力以及背景摆在那里。

“韩怡然,三姨,三姨丈....哦,还有宁沉央,你们要是想去呢.....只怕是不可能了,不过你们放心好了,都是一家人,到时候我会发朋友圈的,你们可以转发,也当做看看世面,见见本市的一些大佬,”陈晓梅傲娇得像公主似的,施舍的语气道。

“对,对,反正也没人知道你们去不去云顶山参加宴会,万一,别人以为你们去呢,这不是羡慕死你们了......”

“是这么一个道理,哈哈哈。”

韩怡然一家更是脸色涨红,陈家人太过分了,一次一次的讥笑侮辱他们,可是他们也是没有一点办法,谁叫他们没有资格,更没有能力去参加云顶山的宴会。

这帮人还真是作死啊,宁沉央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笑话他也算了,现在三分两次讥笑老婆和丈母娘,老丈人,岂能忍?

“呵,你们还真是自作多情,不用你们这么好心,我会带着我老婆一家人去云顶山参加那个所谓的宴会...”

宁沉央再一次出声,这一次出声后,他转头对着韩怡然说道:“老婆,你信不信我?”

韩怡然刚要张嘴骂宁沉央又满嘴跑火车,说大话,但是当看到宁沉央那一双坚定清亮眸子的时候,也不知道中邪还是什么的,她下意识的点头:“我信你、”

陈雅和韩端对视一眼,怡然这孩子疯了啊,居然也跟着宁沉央胡闹?两老当然也希望宁沉央真可以带他们去云顶山参加宴会,可,宁沉央根本没那个背景和资格啊,邀请函是需要钱买的,哪怕有钱未必也买得到的。

“爸,妈,我带你们去。”宁沉央见老婆相信自己后,笑了笑,又对韩端,陈雅道,语气中带着一种令人信服的魔力,就好像催眠似。

韩端,陈雅一愣,这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罢了,吹就吹吧,反正也丢脸了,就丢大一点。

“宁沉央,你还真是病的不轻,你知道邀请函多少钱一张吗?”

马朝更是笑得不行。

“你们不是一直强调自己有人脉有关系才能得到邀请函吗?”宁岑央淡漠一笑,“我和我老婆一家人进去,不需要邀请函。”

“不需要邀请函?我去,你,你这话让我眼泪都出来了。”马朝实在忍不住了,“你以为云顶山别墅宴会是你开的,你以为你是赵先生的儿子啊,不用邀请函....你们要是能进去,我给你叫爷爷。”

“明天晚上七点钟,我等你这句话。”

宁沉央起身,“老婆,爸,妈,我们走吧。”

韩怡然一家三口点头,留在这里也没必要了。陈雅走的时候还留下一个红包,算是对马朝一点见面礼,不过,大姐陈秀萍拆开之后一看,直接把红包丢进了垃圾筒,压根就看不上这一千块。

“三妹啊,你来参加我们家族宴会就行了,一千块大红包你也好意思出手。”

“就是,我们打都是三五万的,你这一千块真拿的出手啊,也不怕马朝笑话。”

“有你这样的穷亲戚,真是倒霉。”

陈雅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妈,没事,以后这些人会求着你回来的。”宁沉央冷笑一声,看了被丢进去的那一千块大红包,“你们丢的不是一千块,而是一个亿。”

宁沉央的话再吃让陈家人大笑不止。

宁沉央,韩怡然,陈雅,韩端回到家后,宁沉央就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从冰箱拿出一些水果放盘子放桌子上。

“爸,妈,怡然,吃点水果,去去火。”

宁沉央见老婆一家人一脸死气沉沉的,就笑了笑。

“宁沉央,你还好意思笑,都是你。”陈雅有点生气道,“好端端的家族宴会,被你搞砸了,我们一家人当做小丑一样被人看笑话,这下你满意了。”

“陈雅,你就别刺激沉央了,也是怨我没本事,没能力。”韩端一脸无奈道,他是真怕刺激宁沉央。

“妈,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有些误会,不过我答应带你们去宴会事情,是真的,放心吧。”宁沉央自信道,“也请你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韩怡然问道:“沉央,你真有办法?”

“嗯,很快你们就会自见分晓了。”

韩怡然头有点大:“我,我虽然也相信你的话,就是难度太大了....算了吧,也不在乎被笑话一次,习惯就自然看。”

“老婆,没人可以笑话你,如果有人笑话你,我会帮你打回去。”

宁沉央握着韩怡然的手,眼神温暖:“我说的。”

“你...”

韩怡然下意识的想要抽出手,可,宁沉央力气有点大,想抽出来有点难度,好在宁沉央很快就放手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云顶山。

云顶山是广海市最高档小区,身价不上亿的人根本就没资格住连,而最贵别墅,就是赵苍云先生的,据说他这一栋豪华大别墅,价值7个亿,游泳池,高尔夫球场,马场等应有尽有。

此刻,赵苍云别墅大门前停满了一辆有一辆豪车,全都是价值百万以上豪车。

当宁沉央,韩怡然,陈雅,韩端一家人来到的时候,马朝也带着陈家几口人从一辆艾尔法车里下来,刚好碰上了。

“我去,三姨,你们一家真是不怕人笑话啊,真被宁沉央洗脑,来参加宴会了。”

“服了,服了。”

“韩怡然一家真是被洗脑不轻啊。”

陈家几个人见到宁沉央等人更是笑的不行。

“看见没有,邀请函。”马朝炫耀拿出六张邀请函,“用钱也买不到的哦。”

“马朝,别和他废话了,他们一家看我们牛逼的背影就行了。”一个男子说道。

“有道理。”马朝很吊说道,“牛逼的人就有牛笔的背影,”牵着陈晓梅的手大步往前走。陈晓梅回头一笑:“怡然,等着,我会发朋友圈的哦,记得点赞。”

韩怡然哼一声,咬牙切齿,有什么好得瑟的。

“沉央,我们没邀请函真都可以进去啊?”韩怡然小心翼翼的问道。

“跟着我就行了。”

宁沉央带着韩怡然和两老也走过去。

“对不起,你们不能进去。”

马朝把手里邀请函递给大门前黑衣保镖检查时候,正要叫陈家人发朋友圈,就听到保镖说出这么一句话。

第10章 你们不能进去

“什么?”

马朝一脸懵比的样子。

其他陈家的人也是懵了一下。

听着宁沉央这话的意思,好像他就是龙门战神一样?

“宁沉央,你是龙门战神?”马朝下意识的问道。

“不然呢?”宁沉央眼眉一挑,淡淡道。

“哈哈哈哈。”

“我去,这家伙真是蹲大牢蹲傻了。”

很快,陈家人就一个个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一个杀过人,坐过来牢的男人居然说自己是龙门战神,这脑子不是有病是什么?

韩怡然,韩端,陈雅一家三口狠狠瞪着宁沉央,尤其是韩怡然,她以为宁沉央会说出什么话来,万万没想到说出如此大不敬,跑火车的这么一句话。

要是龙门的人知道宁沉央说出这么大不敬的话,那是要杀头,还会连累韩家的。

丢人。

太丢人了。

韩家三口人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韩家人都知道宁沉央脑子犯病,但没想到宁沉央在这个节骨眼犯病了。

“宁沉央,闭嘴。”韩怡然脸色猪肝红,太丢脸了,她真的想给宁沉央一个大嘴巴子,可是,出门在外,总得给男人留点面子。

陈雅对宁沉央也是一脸叹息,摇头,眼神都是奢望,之前还想着宁沉央是一个正常人,原来一切都是她白日做梦。呵,这样才符合宁沉央的人设,不是吗?杀人犯,精神病!

“怡然啊,你家这个老公真是一个奇人啊,我是很佩服的,”

陈晓梅笑得也前俯后仰,眼泪都要快出来了,韩怡然这么优秀的一个女人,居然耽上杀人犯脑子有病的家伙,实在是太爽了,对比一下马朝这个未来老公,一股浓浓的优越感和满足感油然而生啊。

“三妹啊,你家这个女婿,是这个。”陈秀萍对着陈雅竖起大拇指,那眼神的调侃和讥笑,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陈雅气得眼睛都冒火,又是狠狠瞪了一眼宁沉央,要不是极力克制住,都想上去撕了宁沉央那一张嘴巴了。

为什么人家家的女婿都是这么优秀,有钱,自己家女婿就是杀人犯一个。一对比马朝和宁沉央,陈雅这一颗心都要碎了。

宁沉央有点无奈啊,自己真是龙门战神,举世无双的龙王啊!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笑了,宁沉央刚从监狱出来的,脑子是不太正常,大家也谅解一下嘛。”马朝对着还笑不停的陈家人,假惺惺说道,“万一,你们这样肆无忌惮的笑刺激宁沉央,保不准他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对,对,大家还是有点同情心,不要笑了。”

“这样三姨一家会不高兴,都是一家人,低调低调一点。”

陈家极力做出友好,善良的样子,可是脸上那讥笑表情,一个个分外明显,嫌弃得不行。

“对了,宁沉央,你说你是龙门战神,这么说,明天晚上的云顶山超级宴会,你会出现勒?”马朝可不想这么放过宁沉央,“到时候期待你的的出现。”一想到宁沉央杀人犯下等人的身份都可以睡到韩怡然这么一个大美女,马朝心里就极为不舒服和妒忌。

说起来,在陈家所有第三代孩子里面,韩怡然是最有气质和长相一个,后悔啊,居然今天才认识韩怡然,要不然先睡了这大美女。

“马朝,你就别逗宁沉央了,能去云顶山宴会,不是需要邀请函吗?就他,能进去,我把鞋子吃了。”一个陈家女婿讥笑道。

“马朝,你有办法带我们进去吗?”陈晓梅撒娇的问道,“我父母他们都没去过这么高档的宴会呢。”

马朝笑了笑道:“当然可以,这一张邀请函最少两百万,不过我有一个叔叔在里面做事,我到时候会让他多给我们几张邀请函的。”

“马朝,你太厉害了。”

“还是马朝有人脉,这关系扛扛的。”

陈家人又是一阵赞誉,对大家家的女婿热情巴结的不行。

陈老爷子也是笑着说:“马朝啊,你这个孙女婿,我可认定了啊。”

“爷爷,我一定会把陈家带上一个新的高度,我会让陈家腾飞的。”马朝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

对于马朝的话,陈家自然是相信的,毕竟,实力以及背景摆在那里。

“韩怡然,三姨,三姨丈....哦,还有宁沉央,你们要是想去呢.....只怕是不可能了,不过你们放心好了,都是一家人,到时候我会发朋友圈的,你们可以转发,也当做看看世面,见见本市的一些大佬,”陈晓梅傲娇得像公主似的,施舍的语气道。

“对,对,反正也没人知道你们去不去云顶山参加宴会,万一,别人以为你们去呢,这不是羡慕死你们了......”

“是这么一个道理,哈哈哈。”

韩怡然一家更是脸色涨红,陈家人太过分了,一次一次的讥笑侮辱他们,可是他们也是没有一点办法,谁叫他们没有资格,更没有能力去参加云顶山的宴会。

这帮人还真是作死啊,宁沉央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笑话他也算了,现在三分两次讥笑老婆和丈母娘,老丈人,岂能忍?

“呵,你们还真是自作多情,不用你们这么好心,我会带着我老婆一家人去云顶山参加那个所谓的宴会...”

宁沉央再一次出声,这一次出声后,他转头对着韩怡然说道:“老婆,你信不信我?”

韩怡然刚要张嘴骂宁沉央又满嘴跑火车,说大话,但是当看到宁沉央那一双坚定清亮眸子的时候,也不知道中邪还是什么的,她下意识的点头:“我信你、”

陈雅和韩端对视一眼,怡然这孩子疯了啊,居然也跟着宁沉央胡闹?两老当然也希望宁沉央真可以带他们去云顶山参加宴会,可,宁沉央根本没那个背景和资格啊,邀请函是需要钱买的,哪怕有钱未必也买得到的。

“爸,妈,我带你们去。”宁沉央见老婆相信自己后,笑了笑,又对韩端,陈雅道,语气中带着一种令人信服的魔力,就好像催眠似。

韩端,陈雅一愣,这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罢了,吹就吹吧,反正也丢脸了,就丢大一点。

“宁沉央,你还真是病的不轻,你知道邀请函多少钱一张吗?”

马朝更是笑得不行。

“你们不是一直强调自己有人脉有关系才能得到邀请函吗?”宁岑央淡漠一笑,“我和我老婆一家人进去,不需要邀请函。”

“不需要邀请函?我去,你,你这话让我眼泪都出来了。”马朝实在忍不住了,“你以为云顶山别墅宴会是你开的,你以为你是赵先生的儿子啊,不用邀请函....你们要是能进去,我给你叫爷爷。”

“明天晚上七点钟,我等你这句话。”

宁沉央起身,“老婆,爸,妈,我们走吧。”

韩怡然一家三口点头,留在这里也没必要了。陈雅走的时候还留下一个红包,算是对马朝一点见面礼,不过,大姐陈秀萍拆开之后一看,直接把红包丢进了垃圾筒,压根就看不上这一千块。

“三妹啊,你来参加我们家族宴会就行了,一千块大红包你也好意思出手。”

“就是,我们打都是三五万的,你这一千块真拿的出手啊,也不怕马朝笑话。”

“有你这样的穷亲戚,真是倒霉。”

陈雅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妈,没事,以后这些人会求着你回来的。”宁沉央冷笑一声,看了被丢进去的那一千块大红包,“你们丢的不是一千块,而是一个亿。”

宁沉央的话再吃让陈家人大笑不止。

宁沉央,韩怡然,陈雅,韩端回到家后,宁沉央就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从冰箱拿出一些水果放盘子放桌子上。

“爸,妈,怡然,吃点水果,去去火。”

宁沉央见老婆一家人一脸死气沉沉的,就笑了笑。

“宁沉央,你还好意思笑,都是你。”陈雅有点生气道,“好端端的家族宴会,被你搞砸了,我们一家人当做小丑一样被人看笑话,这下你满意了。”

“陈雅,你就别刺激沉央了,也是怨我没本事,没能力。”韩端一脸无奈道,他是真怕刺激宁沉央。

“妈,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有些误会,不过我答应带你们去宴会事情,是真的,放心吧。”宁沉央自信道,“也请你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韩怡然问道:“沉央,你真有办法?”

“嗯,很快你们就会自见分晓了。”

韩怡然头有点大:“我,我虽然也相信你的话,就是难度太大了....算了吧,也不在乎被笑话一次,习惯就自然看。”

“老婆,没人可以笑话你,如果有人笑话你,我会帮你打回去。”

宁沉央握着韩怡然的手,眼神温暖:“我说的。”

“你...”

韩怡然下意识的想要抽出手,可,宁沉央力气有点大,想抽出来有点难度,好在宁沉央很快就放手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云顶山。

云顶山是广海市最高档小区,身价不上亿的人根本就没资格住连,而最贵别墅,就是赵苍云先生的,据说他这一栋豪华大别墅,价值7个亿,游泳池,高尔夫球场,马场等应有尽有。

此刻,赵苍云别墅大门前停满了一辆有一辆豪车,全都是价值百万以上豪车。

当宁沉央,韩怡然,陈雅,韩端一家人来到的时候,马朝也带着陈家几口人从一辆艾尔法车里下来,刚好碰上了。

“我去,三姨,你们一家真是不怕人笑话啊,真被宁沉央洗脑,来参加宴会了。”

“服了,服了。”

“韩怡然一家真是被洗脑不轻啊。”

陈家几个人见到宁沉央等人更是笑的不行。

“看见没有,邀请函。”马朝炫耀拿出六张邀请函,“用钱也买不到的哦。”

“马朝,别和他废话了,他们一家看我们牛逼的背影就行了。”一个男子说道。

“有道理。”马朝很吊说道,“牛逼的人就有牛笔的背影,”牵着陈晓梅的手大步往前走。陈晓梅回头一笑:“怡然,等着,我会发朋友圈的哦,记得点赞。”

韩怡然哼一声,咬牙切齿,有什么好得瑟的。

“沉央,我们没邀请函真都可以进去啊?”韩怡然小心翼翼的问道。

“跟着我就行了。”

宁沉央带着韩怡然和两老也走过去。

“对不起,你们不能进去。”

马朝把手里邀请函递给大门前黑衣保镖检查时候,正要叫陈家人发朋友圈,就听到保镖说出这么一句话。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