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1元送彩金88元

2020-04-15 09:14:03

处理完这些天航线上积留下来的事务,我靠在办公椅上懒懒的伸了个腰。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有节奏的敲响,我心中笑了一下,只有她才会做这种疑似在无聊中寻找乐趣的举动。

“请进。”

门被推开,雾香风韵绰约的出现在那儿,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老甘必诺昨天晚上去世了,现在小乔治和他的几个哥哥都开始互相戒备了。陈墨,你又成了他们眼里的香馍馍!还记得二十多年前金布利死的时候吗?简直和当年的剧本一模一样!”

与雾香一脸兴奋的样子不同,我却忽然有点失神。

“你怎么了?他们甘必诺家和我们斗了二十多年,你不就在等这一天吗?”

我说道,“其实……一切对局的胜负手过了初期的运营后,只剩下长盘对局。再然后,就陷入僵局,成了拼寿命了。就像三国演义,刘备、孙权他们没死之前多精彩。呵呵,是不是很讽刺还很无趣?我就是运气好,比老甘必诺年轻了二十多岁罢了。”

雾香咬了咬嘴唇,表情有点不甘心,“我知道,你其实是想她了。”

我默默的叹了口气。

“如果古云旎在的话,根本不需要等那么久,以她的手段……”

我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是我不好。”

雾香绕过桌子,走过来坐到我的大腿上搂住我,“陈墨……”

就在这时,门毫无征兆的被一下子推开,一个扎着个大波浪双马尾辫的女孩子冲了进来。她看了眼抱在一起我们,嘴角微微上扬“嘿,大白天的你们想干嘛呢。”

反正被她撞见也不是第一次了,雾香都已经习惯了。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说道,“果果,你怎么来这儿了?”

“我妈让我过来跟爸住几天。”说着走过来坐到我腿上,就刚才雾香坐过的地方,“爸~~你什么时候把那辆CCXR给我买回来啊!”

我屁股一软差点没瘫倒,“我看你是诚心过来缠着我给你买跑车的吧!”

“马上就是我十八岁生日了嗳,人生能有几个十八岁生日啊!”

“不不不,我家果果永远十八岁……”

“你买不买!”

“不买,没钱。”

“那我就把你跟可可小姨的事情告诉二妈妈!”

我瞪大了眼睛,“你疯啦,我跟她能有什么事!”

“我看到时候二妈妈是宁可信其有,还是宁可信其无!”

我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哀叹道“这你到底是跟谁学的?怎么说你妈都是个世家名门大家闺秀,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小妖精!”

陈果吐了吐舌头,天经地义的道“反正你就我一个女儿,你不宠我还能宠谁?”

我张了张嘴,最后叹了口气,试探道“要不……我那chiron你拿去开?”

她恨恨的捶了下我的胸口,“好你个陈墨,竟然让我开二手车,我就这么适合二手货嘛!”

“别闹别闹……我好歹是你老子……”我抓住她的小拳费尽力气把她赶了下去,对一旁的雾香道“你赶紧给蓝可心打电话让她把这片子给我领回去!”

雾香白了我一眼,“要打你自己打,我可不敢去触她的霉头。”

“香姨~~~”陈果突然改变了目标,搂住雾香使劲在她胸口蹭了蹭“今天晚上我跟你睡好不好?香姨你平日里都吃的啥呀,能长这么大……唔,难怪爸爸这么喜欢你。”

雾香脸一红显然很扛不住她的调戏。

我抽了抽嘴角,反正也没法安心工作了,就带着陈果和雾香一起离开了公司回家里去。

回到家,谢莉向我们行了一礼,“老爷安康,雾香小姐安康,果果小姐安康。”

我咳嗽了一下,对她道“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老爷……”

谢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可是,电影里都是这么叫的呀?”

“你看了什么奇怪的电影?”我随口一问。

“老爷不要。”谢莉红着脸认真的回答道。

一瞬间,我产生了想要把这女仆辞退的冲动……

换鞋的时候,我看到一旁的衣架上挂着件亮黄色的无袖风衣,记得这是她前几天出门时穿的装扮。于是我问谢莉,“牡丹回来了?”

她点了点头,“是,夫人刚回来不久。看她的脸色……似乎心情不太好。”

‘心情不太好’几个字一出口,连同一旁的陈果、雾香在内,我们三人一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机械的转过头问雾香,“万花市这边,现在……还有谁在?夏莉还在吗?”

两滴冷汗从雾香额头渗出,“呃,因为牡丹亲自在这边,所以……夏莉就对调去维纶港了。”

她好像想起了一个多月前牡丹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徒手把自己住了二十多年的万家别墅给拆了,这会儿阴影仍在。那时……牡丹徒手站在瓦砾中一拳就打碎了一根柱子,雾香崩溃的扑在我怀里问我,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其实我很想告诉她,你差点弄死了她儿子……不过还是忍住了没说。

我嘴角一抽,想起可可最近在负责金刚石反叛、追查青玉死因真相的事,林禽被我派去合众国协助纪香和甘必诺家族周旋。之前一直跟着我的展翼和李苋,一个被我派去保护汤斓,一个被我派去盯着陈瑞。也就是说,这会儿如果牡丹再发起飙来,没人能拦得住……

“对了香姨,”陈果咽了咽口水道,“我忽然想起这边有家新开的烤鱼店,上次走之前没来得及去吃,要不……咱们今晚去外面吃饭?”

雾香点头附议,“还有新上映的电影,也别错过了!”

说罢,达成共识的一大一小手牵着手立即离开了家里。

我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硬着头皮走上了二楼,颇有风萧萧之感……

房间里,一地狼藉,牡丹已经把能砸的东西全砸了。我还真怕她不解气一拳又打碎了某堵承重墙,于是试探性的问道,“要不……你去我书房接着砸?”

“已经去过了。”

我嘴角一抽,靠!

她叹了口气在塌了一半的席梦思上面坐下,单手撑头揉着自己眉间。

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搂住她的肩膀。不过……这个动作好像触怒了她。牡丹一把抓住我的衣领直接把我摁在地上,然后就欺身骑了上来。这个姿势,像极了当年在医院里她来刺杀我的那会儿。

“你……你干嘛,我可不经摔的啊!”虽然知道她不会伤害我,但还是装作弱弱的说道。

她的眼中逐渐升起氤氲。

我赫然回过神想起了什么,睁大了眼睛问她“我说你这几天跑哪里去了,你……你该不会是去见他了吧?”

“我不能去见他吗?”

“我们当时不是说好的么,你也知道现在陈瑞过的什么生活,甚至都和苏怀掐起来了!如果当年我们不那么做,那现在跟苏怀争的人就是他!”

“你别跟我说这些!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第一个杀的人还是你那宝贝徒弟!”

我叹了口气,“苏怀死了又如何?后面还有雾香,还有金九,有纪香,有进藤,有柴爷,有董白!这些都是他的拦路石,难道你要帮他一个一个杀过去?我们并不是一个靠血缘维系的家族,其实我们更像一个帮派,这会让我们崩溃的。让他过普通人的日子不好吗?”

“他那是普通人的日子吗!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

我继而叹了口气,“当初我说给他安排一对父母,是你不同意……”

牡丹终于忍不住了,不受控制的眼泪往下掉,悉数滴落在我的脸庞上……“为什么要这样,你有别的孩子你可以一点都不在乎……可他是我唯一的孩子,如果他成为别人的孩子……那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牡丹声嘶力竭的抓着我的衣领,我的心同样难受无比。毫无疑问,我最爱的人是她,最重视的自然也是我们的孩子。所以即使他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也希望他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当年我的父亲恐怕就是这么希望我的。

可牡丹理解我吗?

就像任何一对中年夫妻那样,我们之间早已出现了危机。她觉得,因为我还有别的孩子,所以才会对他漠不关心。

“牡丹……你也知道,自从我走上这条路起,我没有一天不在为继承人的事情而担心。我见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二十多年前的勒布雷丝家,苏家,现在的甘必诺家。所以我一直都在节制,古云旎甚至因此……”

“呵呵……”牡丹突然冷笑了一下,“你是不是觉得,在这点上雾香甚和你意?我跟她八岁就认识,从来没发现她竟然这么……不要脸!当初被彦一疼爱到极点,自己都舍不得碰的女孩,她竟然为了讨好你甘愿去做绝育手术!你们能再无耻一点吗!”

“为什么,你觉得她是无耻呢?你就不觉得……她是为了我们黑礁这个家族,才放弃了自己做母亲的机会吗?”

“她如果不做你的女人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我默然的望着她,无言以对……

“是,你说的对,是我无耻!”

牡丹放开我站起身,默默的走到窗户旁望向外面,“也就我会这么傻,当初听信了你的话,让我们骨肉分离二十年!”她转过身,居高临下的俯视我,“还记得当年……在大板城的仲夏夜,百鬼夜行时我跟你说的话吗?如果我当初坚持没做你的女人,而是雾香和你生了孩子。你觉得,她会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吗?”

我站起身想了想,随后点点头。

“不,她不会。她会拼尽全力去保护他!”

一丝不好的预感开始袭来,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我要接他回来!”牡丹果断的说道。

“你……你疯了吗?”我瞪大了眼睛,“你让陈瑞怎么办?好歹是你养了二十多年的养子!”

“他要是肯认作兄弟当然最好。”

“你自己带的孩子你不了解他的性格吗?以那小子的野心……”

“那我管他死活!”牡丹冷冷的说道。

我倒吸一口凉气,“你,这是在把黑礁家族往绝路上推啊!你要让……雾香他们这些年的努力,统统白费掉吗?”

“所以你根本就不在乎他……”牡丹凄然的望着我,“对我而言,哪怕丢掉秘葬社,我也无所谓!”

我忽然被她说的心烦无比,重重的呼了口气,看向她“没有秘葬社你拿什么保护自己?你,黑暗世界的女王,现在世界上有多少人发了疯似的想要你的命!?你已经不年轻了,还能打几年?你忘了三年前女武神是怎么死的了吗?忘了她死的时候,那些人是怎么对她的吗?难道你也要这样?等你死了,谁去保护他?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走到今天这步的?我们刚到维纶港的时候,是谁迫切的想要我走上这条路!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从来都不是一条可以轻易抽身的路!”

牡丹的头越垂越低,我看的出她此时内心正在极度挣扎。我知道,她会妥协的,只要想到我们现在正经历的苦难,她绝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经历一遍。

“你别说了……我不去就是了。”最后,牡丹说道。

顿了顿,她又说道“但……你知道吗?他真的是个好孩子……不但没有怪我们,还对我们……抱有希望。义父……将他教的很好……唔……”

牡丹捂住自己的脸颊开始哭泣,我叹了口气走过去将她搂在肩膀。

……

突然一阵急到几乎失去了节奏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冰莲以万分火急的姿态冲了进来,手臂上还绑着绷带。

“师……师傅!教父!大少爷他……他……”

“他这么了?”我转过头问她时,牡丹同时转身抽空擦去脸上的泪水。

冰莲顺了两口气,接着说道“他要杀陈锐!就昨天晚上我一接到李苋的消息就赶了过去,陈锐刚回到海天市的时候,我跟他和桔梗拼了个两败俱伤!”

牡丹眉头紧锁,“他为什么要杀陈锐,我不是让你嘱咐他们别再有接触了吗?”

“汤斓小姐订婚的消息放出去了,对象是……陈锐,大少爷坐不住了!”

后记3:母子

处理完这些天航线上积留下来的事务,我靠在办公椅上懒懒的伸了个腰。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有节奏的敲响,我心中笑了一下,只有她才会做这种疑似在无聊中寻找乐趣的举动。

“请进。”

门被推开,雾香风韵绰约的出现在那儿,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老甘必诺昨天晚上去世了,现在小乔治和他的几个哥哥都开始互相戒备了。陈墨,你又成了他们眼里的香馍馍!还记得二十多年前金布利死的时候吗?简直和当年的剧本一模一样!”

与雾香一脸兴奋的样子不同,我却忽然有点失神。

“你怎么了?他们甘必诺家和我们斗了二十多年,你不就在等这一天吗?”

我说道,“其实……一切对局的胜负手过了初期的运营后,只剩下长盘对局。再然后,就陷入僵局,成了拼寿命了。就像三国演义,刘备、孙权他们没死之前多精彩。呵呵,是不是很讽刺还很无趣?我就是运气好,比老甘必诺年轻了二十多岁罢了。”

雾香咬了咬嘴唇,表情有点不甘心,“我知道,你其实是想她了。”

我默默的叹了口气。

“如果古云旎在的话,根本不需要等那么久,以她的手段……”

我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是我不好。”

雾香绕过桌子,走过来坐到我的大腿上搂住我,“陈墨……”

就在这时,门毫无征兆的被一下子推开,一个扎着个大波浪双马尾辫的女孩子冲了进来。她看了眼抱在一起我们,嘴角微微上扬“嘿,大白天的你们想干嘛呢。”

反正被她撞见也不是第一次了,雾香都已经习惯了。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说道,“果果,你怎么来这儿了?”

“我妈让我过来跟爸住几天。”说着走过来坐到我腿上,就刚才雾香坐过的地方,“爸~~你什么时候把那辆CCXR给我买回来啊!”

我屁股一软差点没瘫倒,“我看你是诚心过来缠着我给你买跑车的吧!”

“马上就是我十八岁生日了嗳,人生能有几个十八岁生日啊!”

“不不不,我家果果永远十八岁……”

“你买不买!”

“不买,没钱。”

“那我就把你跟可可小姨的事情告诉二妈妈!”

我瞪大了眼睛,“你疯啦,我跟她能有什么事!”

“我看到时候二妈妈是宁可信其有,还是宁可信其无!”

我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哀叹道“这你到底是跟谁学的?怎么说你妈都是个世家名门大家闺秀,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小妖精!”

陈果吐了吐舌头,天经地义的道“反正你就我一个女儿,你不宠我还能宠谁?”

我张了张嘴,最后叹了口气,试探道“要不……我那chiron你拿去开?”

她恨恨的捶了下我的胸口,“好你个陈墨,竟然让我开二手车,我就这么适合二手货嘛!”

“别闹别闹……我好歹是你老子……”我抓住她的小拳费尽力气把她赶了下去,对一旁的雾香道“你赶紧给蓝可心打电话让她把这片子给我领回去!”

雾香白了我一眼,“要打你自己打,我可不敢去触她的霉头。”

“香姨~~~”陈果突然改变了目标,搂住雾香使劲在她胸口蹭了蹭“今天晚上我跟你睡好不好?香姨你平日里都吃的啥呀,能长这么大……唔,难怪爸爸这么喜欢你。”

雾香脸一红显然很扛不住她的调戏。

我抽了抽嘴角,反正也没法安心工作了,就带着陈果和雾香一起离开了公司回家里去。

回到家,谢莉向我们行了一礼,“老爷安康,雾香小姐安康,果果小姐安康。”

我咳嗽了一下,对她道“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老爷……”

谢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可是,电影里都是这么叫的呀?”

“你看了什么奇怪的电影?”我随口一问。

“老爷不要。”谢莉红着脸认真的回答道。

一瞬间,我产生了想要把这女仆辞退的冲动……

换鞋的时候,我看到一旁的衣架上挂着件亮黄色的无袖风衣,记得这是她前几天出门时穿的装扮。于是我问谢莉,“牡丹回来了?”

她点了点头,“是,夫人刚回来不久。看她的脸色……似乎心情不太好。”

‘心情不太好’几个字一出口,连同一旁的陈果、雾香在内,我们三人一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机械的转过头问雾香,“万花市这边,现在……还有谁在?夏莉还在吗?”

两滴冷汗从雾香额头渗出,“呃,因为牡丹亲自在这边,所以……夏莉就对调去维纶港了。”

她好像想起了一个多月前牡丹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徒手把自己住了二十多年的万家别墅给拆了,这会儿阴影仍在。那时……牡丹徒手站在瓦砾中一拳就打碎了一根柱子,雾香崩溃的扑在我怀里问我,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其实我很想告诉她,你差点弄死了她儿子……不过还是忍住了没说。

我嘴角一抽,想起可可最近在负责金刚石反叛、追查青玉死因真相的事,林禽被我派去合众国协助纪香和甘必诺家族周旋。之前一直跟着我的展翼和李苋,一个被我派去保护汤斓,一个被我派去盯着陈瑞。也就是说,这会儿如果牡丹再发起飙来,没人能拦得住……

“对了香姨,”陈果咽了咽口水道,“我忽然想起这边有家新开的烤鱼店,上次走之前没来得及去吃,要不……咱们今晚去外面吃饭?”

雾香点头附议,“还有新上映的电影,也别错过了!”

说罢,达成共识的一大一小手牵着手立即离开了家里。

我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硬着头皮走上了二楼,颇有风萧萧之感……

房间里,一地狼藉,牡丹已经把能砸的东西全砸了。我还真怕她不解气一拳又打碎了某堵承重墙,于是试探性的问道,“要不……你去我书房接着砸?”

“已经去过了。”

我嘴角一抽,靠!

她叹了口气在塌了一半的席梦思上面坐下,单手撑头揉着自己眉间。

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搂住她的肩膀。不过……这个动作好像触怒了她。牡丹一把抓住我的衣领直接把我摁在地上,然后就欺身骑了上来。这个姿势,像极了当年在医院里她来刺杀我的那会儿。

“你……你干嘛,我可不经摔的啊!”虽然知道她不会伤害我,但还是装作弱弱的说道。

她的眼中逐渐升起氤氲。

我赫然回过神想起了什么,睁大了眼睛问她“我说你这几天跑哪里去了,你……你该不会是去见他了吧?”

“我不能去见他吗?”

“我们当时不是说好的么,你也知道现在陈瑞过的什么生活,甚至都和苏怀掐起来了!如果当年我们不那么做,那现在跟苏怀争的人就是他!”

“你别跟我说这些!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第一个杀的人还是你那宝贝徒弟!”

我叹了口气,“苏怀死了又如何?后面还有雾香,还有金九,有纪香,有进藤,有柴爷,有董白!这些都是他的拦路石,难道你要帮他一个一个杀过去?我们并不是一个靠血缘维系的家族,其实我们更像一个帮派,这会让我们崩溃的。让他过普通人的日子不好吗?”

“他那是普通人的日子吗!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

我继而叹了口气,“当初我说给他安排一对父母,是你不同意……”

牡丹终于忍不住了,不受控制的眼泪往下掉,悉数滴落在我的脸庞上……“为什么要这样,你有别的孩子你可以一点都不在乎……可他是我唯一的孩子,如果他成为别人的孩子……那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牡丹声嘶力竭的抓着我的衣领,我的心同样难受无比。毫无疑问,我最爱的人是她,最重视的自然也是我们的孩子。所以即使他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也希望他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当年我的父亲恐怕就是这么希望我的。

可牡丹理解我吗?

就像任何一对中年夫妻那样,我们之间早已出现了危机。她觉得,因为我还有别的孩子,所以才会对他漠不关心。

“牡丹……你也知道,自从我走上这条路起,我没有一天不在为继承人的事情而担心。我见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二十多年前的勒布雷丝家,苏家,现在的甘必诺家。所以我一直都在节制,古云旎甚至因此……”

“呵呵……”牡丹突然冷笑了一下,“你是不是觉得,在这点上雾香甚和你意?我跟她八岁就认识,从来没发现她竟然这么……不要脸!当初被彦一疼爱到极点,自己都舍不得碰的女孩,她竟然为了讨好你甘愿去做绝育手术!你们能再无耻一点吗!”

“为什么,你觉得她是无耻呢?你就不觉得……她是为了我们黑礁这个家族,才放弃了自己做母亲的机会吗?”

“她如果不做你的女人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我默然的望着她,无言以对……

“是,你说的对,是我无耻!”

牡丹放开我站起身,默默的走到窗户旁望向外面,“也就我会这么傻,当初听信了你的话,让我们骨肉分离二十年!”她转过身,居高临下的俯视我,“还记得当年……在大板城的仲夏夜,百鬼夜行时我跟你说的话吗?如果我当初坚持没做你的女人,而是雾香和你生了孩子。你觉得,她会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吗?”

我站起身想了想,随后点点头。

“不,她不会。她会拼尽全力去保护他!”

一丝不好的预感开始袭来,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我要接他回来!”牡丹果断的说道。

“你……你疯了吗?”我瞪大了眼睛,“你让陈瑞怎么办?好歹是你养了二十多年的养子!”

“他要是肯认作兄弟当然最好。”

“你自己带的孩子你不了解他的性格吗?以那小子的野心……”

“那我管他死活!”牡丹冷冷的说道。

我倒吸一口凉气,“你,这是在把黑礁家族往绝路上推啊!你要让……雾香他们这些年的努力,统统白费掉吗?”

“所以你根本就不在乎他……”牡丹凄然的望着我,“对我而言,哪怕丢掉秘葬社,我也无所谓!”

我忽然被她说的心烦无比,重重的呼了口气,看向她“没有秘葬社你拿什么保护自己?你,黑暗世界的女王,现在世界上有多少人发了疯似的想要你的命!?你已经不年轻了,还能打几年?你忘了三年前女武神是怎么死的了吗?忘了她死的时候,那些人是怎么对她的吗?难道你也要这样?等你死了,谁去保护他?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走到今天这步的?我们刚到维纶港的时候,是谁迫切的想要我走上这条路!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从来都不是一条可以轻易抽身的路!”

牡丹的头越垂越低,我看的出她此时内心正在极度挣扎。我知道,她会妥协的,只要想到我们现在正经历的苦难,她绝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经历一遍。

“你别说了……我不去就是了。”最后,牡丹说道。

顿了顿,她又说道“但……你知道吗?他真的是个好孩子……不但没有怪我们,还对我们……抱有希望。义父……将他教的很好……唔……”

牡丹捂住自己的脸颊开始哭泣,我叹了口气走过去将她搂在肩膀。

……

突然一阵急到几乎失去了节奏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冰莲以万分火急的姿态冲了进来,手臂上还绑着绷带。

“师……师傅!教父!大少爷他……他……”

“他这么了?”我转过头问她时,牡丹同时转身抽空擦去脸上的泪水。

冰莲顺了两口气,接着说道“他要杀陈锐!就昨天晚上我一接到李苋的消息就赶了过去,陈锐刚回到海天市的时候,我跟他和桔梗拼了个两败俱伤!”

牡丹眉头紧锁,“他为什么要杀陈锐,我不是让你嘱咐他们别再有接触了吗?”

“汤斓小姐订婚的消息放出去了,对象是……陈锐,大少爷坐不住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