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送58元彩金100可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1元送彩金88元

2020-07-24 21:12:41

天字班。

夜幕降临,那座白色小楼矗立在黑暗中,十分安静。

在白楼前面,有一大群人。

他们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有的坐在台阶上,他们把玩着各自手里的武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人从楼房中走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他面色平静地说道:“别被任何人发现,分散开走,目标,海岛城的海岛影视集团。”

众人闻言,没有二话,纷纷走向大门,朝着山下而去。

待人全部离开后,杨超给贺云飞打了一个电话:“飞爷,他们都出发了。”

“好,我这边也没问题了,你们尽量撑久一点,我随后就到。”

……

挂了电话,贺云飞把枪收起,对林夜阳说道:“走吧。”在他的脚下,躺着两具尸体,皆额头中弹。

“真不甘心啊……”林夜阳拍了下大腿,说道:“飞子,答应我,等我回来那天,我不想看到昌海还有蓝天公司活动的迹象。”

“没问题!”贺云飞坚定地点了点头。

林夜阳长呼口气,钻进了主驾驶,一脚踩向了油门。

车子发出一阵阵轰鸣声,扬长而去。

与此同时,在贺云飞身后的黑色楼房里,传出了警报声,时不时飘出几句“有人越狱了”之类的声音,脚步声也响了起来,许多手持钢枪的人冲了出来。

在门外,他们只发现了两具死尸。

领头的队长心中一颤,同一天内,犯人越狱,自家门外还发生了凶杀案,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

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明天就会闹得满城风雨!

……

与此同时,海岛城,海岛影业门外。

这条街上,早已没了任何普通群众,只有一大帮手持钢刀的人将海岛影业团团围住。

因为就在不久前,某位领导下令,封锁整个街道,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今天晚上,这里,注定只属于这两拨人。

没有人会管他们,也没有人够资格管他们。

人们呼喊着,狂叫着,仿佛在示威。

很快,海岛影业的门里就走出一群人,跟那群人对峙着。

又过了一会,海岛影业里面又走出一个人,那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步伐稳重,面色僵硬,他一出现,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包括他们对面的那帮人。

他站在了两拨人的中间,看了看左右,忽然笑了。

“好样的,真是好样的……”他冷笑了几声,朗声说道:“贺云飞,我知道你在,出来见一面吧。”

无人应答。

他又继续说道:“林夜阳跑了对吧,说真的,我佩服你的胆量,林浩这个名字已经不能用了,现在连林夜阳都要被通缉了,我要是你兄弟,非恨死你不可。”

显然,他并不相信贺云飞不在。

“你以为叫来这干酒囊饭袋就能拖住我?只要我想,这些人一个都活不了,但我没有动手,因为我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好好谈谈,你到底出不出来?”

之后,是良久的沉默。

“好,你有种……”他看向对面的天字班成员,冷笑道:“看来你们的贺老师不在乎你们的死活,你们也是太傻逼了点,就这样被他利用当了炮灰。”

说完,他的身子猛地弹射出去,直直撞向对面的人群。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只听“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对面已经有五个人被他撞飞了出去。

而他的速度不减,在人群中横冲直撞……

没有多余的任何招式,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撞,便让对面一多半的人倒地不起。他们站不起来,因为骨头已经断了。

如果按照真气划分的话,天字班普遍都是三重境界,而此时此刻,他们竟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由此可见这个人的实力有多恐怖。

当反应过来的时候,杨超慌张地举起手中的刀,但紧接着,他便傻眼了。

入眼处,躺着一地天字班的人……

那个人,正朝杨超一步一步走来,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杨超怕了,之前在天字班的时候,他是天字班武力最强的,因此也导致他目无一切,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直到现在,他才猛然清醒,原来世上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去死吧!”那人的速度再次快了起来,杨超只看到一道黑影闪过,对方便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接着,他一拳砸向杨超的脑袋。

杨超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他看不见,但能听见。

只听“砰”的一声,对方的拳头好像撞在了什么东西上,但是,杨超没有感觉到疼,相反,轻微的风声响起,对方已经后退数步。

杨超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两下,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好了没你事了,站一边看戏吧。”

杨超睁开眼,差点泪流满面。

“飞爷!”

贺云飞点了点头,接着直视前方,道:“你怎么能这样呢?怎么可以这样呢?小孩你都打,为老不尊啊你!”

对方笑了起来:“贺云飞,你可终于出现了。”

“是,我出现了,能咋地?”

“为什么让他们来挑衅我?”

“明知故问,我要救我兄弟,当然得找人拖住你啊。”

“这么直白?你是打算跟我翻脸了?”

“废话,不然我来这干嘛?”贺云飞一边说,一边往他那边走去,“来吧来吧,生死勿论,打死拉倒,老子受够你这狗日的了!”

“嗨,我不跟你打!”对方连连摆手。

贺云飞站住,说道:“怎么,怕了?”

“对,怕了,我才五重境界,跟你打架,我疯了?”

两人在一边吵得火热朝天,而一旁的杨超,心中却是百感交集。

直到这时,杨超才知道了对方的实力,不由得惊讶了起来,转瞬,又激动了起来……

不得不激动。

炼气的都知道,运转一个小周天是一重,而后持之以恒,很轻松就能升到二重,而二重过后,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需要付出很多很多的代价才能升到三重,很多没有天赋的人,就算侥幸学会了炼气,也将一辈子卡在二重境界,永远无法再向前一步。

而在天字班,因为贺云飞的指导,人们终于突破了这个瓶颈,甚至有些天才,一口气连四重都突破了。

比如杨超。

但四重过后,没办法了,真没办法了,再往前一步简直难如登天。

听贺云飞说,这是因为五重是一个新的阶段,完全不是“二重比一重厉害”而已,简直是碾压前四重。

所以,当然很难突破。

……当然,五重过后的六、七、八、九,每一重都将是一个新阶段,前四重完完全全不能比。

曾经,杨超以为世上除了贺云飞这种天才,根本不可能有人突破五重,直到见到今晚的这个人,他才相信真的有人能突破五重。

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

所以他很惊讶,对方竟然是五重境界;也很激动,因为今晚过后,他会倍加努力!

再说回此刻,贺云飞一听对方的话,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你他妈也知道你是个弱鸡?那爷爷倒想问问你了,你哪来的勇气挑衅我?”

杨超差点吐血,五重境界在他眼里已经是很厉害的高手了,却被贺云飞叫成弱鸡?!

那贺云飞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不,“恐怖”应该不太准确,毕竟到了后面,每一重都是新阶段,贺云飞就算是六重,也绝对够资格说出这种话了。

像那些能突破九重的变态,杨超连想都不敢想。

“我挑衅你?一直以来都是谁挑衅谁的?”岂料,对方竟然也火冒三丈:“让你拿下沧龙区商界的控制权,你不是说这个人废了,就是那个变植物人了,老兄弟,整整半年了,半年了啊……你当年统治沧龙的地下世界都没用过这么长时间吧?后来甚至在其余三大城区都有所发展,要不是那些大哥们联起手来打你,恐怕你能直接统治整个昌海市!给老子个商界控制权竟然敢用半年?你自己说,这事到底谁做的不对?”

“……我不对。”贺云飞低声说了一句,紧接着又说:“那又怎么样,我就是不对,有种你打我呀。”

“……我不跟你打。我只想问你一句话,能不能好好谈谈了?”

“谈?把老子的学生杀的一个不剩,老子的兄弟也被你送进了那种破地方,还有什么好谈的?我告诉你……”

话没说完,一旁的杨超忍不住了:“飞爷,我还活着呢。”

“哦哦……”贺云飞继续说道:“杀的只剩一个……”

“飞爷,我们还没死呢!”地上,杂七杂八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们当然没死,只不过全都骨折了,有的断了胳膊,有的断了肋骨,已经爬不起来了……

“……”贺云飞拍了一下脑门:“闭嘴,你们死了,不许说话!”

现场所有人皆是一脸“……”的表情。

“你说,这还有什么好谈的,我告诉你,今天我就是奔着你的命来的。”

“如果我真的下死手,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听见他们说话?行吧,我承认我陷害林夜阳做的不对,可我有对他做过什么吗?林夜阳被你救走了吧?我找了两个人去杀他,不就是为了给你点动力吗,林夜阳都他妈八重境界了,我真想杀他,会派那两个货去吗?你倒好,直接跟我翻脸?”说到最后,他的语气都有些委屈了起来。

显然,他是真的害怕贺云飞,一直以来,他无时不刻都在贺云飞面前装逼,是因为那时的贺云飞不打算跟他翻脸,实际上,每次他装逼的时候,事后都冷汗直冒。

这番话听完,贺云飞都愣了一下,回想起来,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其实,贺云飞也没打算翻脸,要不是他威胁贺云飞,两人现在还相安无事。贺云飞知道,他们两个一旦开打,虽然死的一定是对方,但他背后的势力,是贺云飞无论如何都惹不起的。

之前他以为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才在救出林夜阳的同时,又把天字班的人叫来这里,准备跑路前干场大的,现在知道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谁疯了跟他打架啊?

也算是就坡下驴,贺云飞当场露出一个笑脸:“你说真的?你真是这么想的?”

“……嗯。”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

眼看两个领头人从一开始的剑拔弩张变成现在这样,双方都松了口气。

“兄弟,那现在可以谈谈吗?”

“谈,必须谈,走走走……”

贺云飞一点不客气的,走过去就搂住他的肩膀,往公司里面走去。

天字班众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门口的人也都散了。

十分钟后,这条街,又充满了普通人群。

他们并不知道十分钟前,这条街上发生了什么,永远都不会知道……

108 封闭的街道

天字班。

夜幕降临,那座白色小楼矗立在黑暗中,十分安静。

在白楼前面,有一大群人。

他们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有的坐在台阶上,他们把玩着各自手里的武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人从楼房中走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他面色平静地说道:“别被任何人发现,分散开走,目标,海岛城的海岛影视集团。”

众人闻言,没有二话,纷纷走向大门,朝着山下而去。

待人全部离开后,杨超给贺云飞打了一个电话:“飞爷,他们都出发了。”

“好,我这边也没问题了,你们尽量撑久一点,我随后就到。”

……

挂了电话,贺云飞把枪收起,对林夜阳说道:“走吧。”在他的脚下,躺着两具尸体,皆额头中弹。

“真不甘心啊……”林夜阳拍了下大腿,说道:“飞子,答应我,等我回来那天,我不想看到昌海还有蓝天公司活动的迹象。”

“没问题!”贺云飞坚定地点了点头。

林夜阳长呼口气,钻进了主驾驶,一脚踩向了油门。

车子发出一阵阵轰鸣声,扬长而去。

与此同时,在贺云飞身后的黑色楼房里,传出了警报声,时不时飘出几句“有人越狱了”之类的声音,脚步声也响了起来,许多手持钢枪的人冲了出来。

在门外,他们只发现了两具死尸。

领头的队长心中一颤,同一天内,犯人越狱,自家门外还发生了凶杀案,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

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明天就会闹得满城风雨!

……

与此同时,海岛城,海岛影业门外。

这条街上,早已没了任何普通群众,只有一大帮手持钢刀的人将海岛影业团团围住。

因为就在不久前,某位领导下令,封锁整个街道,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今天晚上,这里,注定只属于这两拨人。

没有人会管他们,也没有人够资格管他们。

人们呼喊着,狂叫着,仿佛在示威。

很快,海岛影业的门里就走出一群人,跟那群人对峙着。

又过了一会,海岛影业里面又走出一个人,那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步伐稳重,面色僵硬,他一出现,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包括他们对面的那帮人。

他站在了两拨人的中间,看了看左右,忽然笑了。

“好样的,真是好样的……”他冷笑了几声,朗声说道:“贺云飞,我知道你在,出来见一面吧。”

无人应答。

他又继续说道:“林夜阳跑了对吧,说真的,我佩服你的胆量,林浩这个名字已经不能用了,现在连林夜阳都要被通缉了,我要是你兄弟,非恨死你不可。”

显然,他并不相信贺云飞不在。

“你以为叫来这干酒囊饭袋就能拖住我?只要我想,这些人一个都活不了,但我没有动手,因为我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好好谈谈,你到底出不出来?”

之后,是良久的沉默。

“好,你有种……”他看向对面的天字班成员,冷笑道:“看来你们的贺老师不在乎你们的死活,你们也是太傻逼了点,就这样被他利用当了炮灰。”

说完,他的身子猛地弹射出去,直直撞向对面的人群。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只听“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对面已经有五个人被他撞飞了出去。

而他的速度不减,在人群中横冲直撞……

没有多余的任何招式,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撞,便让对面一多半的人倒地不起。他们站不起来,因为骨头已经断了。

如果按照真气划分的话,天字班普遍都是三重境界,而此时此刻,他们竟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由此可见这个人的实力有多恐怖。

当反应过来的时候,杨超慌张地举起手中的刀,但紧接着,他便傻眼了。

入眼处,躺着一地天字班的人……

那个人,正朝杨超一步一步走来,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杨超怕了,之前在天字班的时候,他是天字班武力最强的,因此也导致他目无一切,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直到现在,他才猛然清醒,原来世上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去死吧!”那人的速度再次快了起来,杨超只看到一道黑影闪过,对方便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接着,他一拳砸向杨超的脑袋。

杨超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他看不见,但能听见。

只听“砰”的一声,对方的拳头好像撞在了什么东西上,但是,杨超没有感觉到疼,相反,轻微的风声响起,对方已经后退数步。

杨超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两下,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好了没你事了,站一边看戏吧。”

杨超睁开眼,差点泪流满面。

“飞爷!”

贺云飞点了点头,接着直视前方,道:“你怎么能这样呢?怎么可以这样呢?小孩你都打,为老不尊啊你!”

对方笑了起来:“贺云飞,你可终于出现了。”

“是,我出现了,能咋地?”

“为什么让他们来挑衅我?”

“明知故问,我要救我兄弟,当然得找人拖住你啊。”

“这么直白?你是打算跟我翻脸了?”

“废话,不然我来这干嘛?”贺云飞一边说,一边往他那边走去,“来吧来吧,生死勿论,打死拉倒,老子受够你这狗日的了!”

“嗨,我不跟你打!”对方连连摆手。

贺云飞站住,说道:“怎么,怕了?”

“对,怕了,我才五重境界,跟你打架,我疯了?”

两人在一边吵得火热朝天,而一旁的杨超,心中却是百感交集。

直到这时,杨超才知道了对方的实力,不由得惊讶了起来,转瞬,又激动了起来……

不得不激动。

炼气的都知道,运转一个小周天是一重,而后持之以恒,很轻松就能升到二重,而二重过后,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需要付出很多很多的代价才能升到三重,很多没有天赋的人,就算侥幸学会了炼气,也将一辈子卡在二重境界,永远无法再向前一步。

而在天字班,因为贺云飞的指导,人们终于突破了这个瓶颈,甚至有些天才,一口气连四重都突破了。

比如杨超。

但四重过后,没办法了,真没办法了,再往前一步简直难如登天。

听贺云飞说,这是因为五重是一个新的阶段,完全不是“二重比一重厉害”而已,简直是碾压前四重。

所以,当然很难突破。

……当然,五重过后的六、七、八、九,每一重都将是一个新阶段,前四重完完全全不能比。

曾经,杨超以为世上除了贺云飞这种天才,根本不可能有人突破五重,直到见到今晚的这个人,他才相信真的有人能突破五重。

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

所以他很惊讶,对方竟然是五重境界;也很激动,因为今晚过后,他会倍加努力!

再说回此刻,贺云飞一听对方的话,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你他妈也知道你是个弱鸡?那爷爷倒想问问你了,你哪来的勇气挑衅我?”

杨超差点吐血,五重境界在他眼里已经是很厉害的高手了,却被贺云飞叫成弱鸡?!

那贺云飞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不,“恐怖”应该不太准确,毕竟到了后面,每一重都是新阶段,贺云飞就算是六重,也绝对够资格说出这种话了。

像那些能突破九重的变态,杨超连想都不敢想。

“我挑衅你?一直以来都是谁挑衅谁的?”岂料,对方竟然也火冒三丈:“让你拿下沧龙区商界的控制权,你不是说这个人废了,就是那个变植物人了,老兄弟,整整半年了,半年了啊……你当年统治沧龙的地下世界都没用过这么长时间吧?后来甚至在其余三大城区都有所发展,要不是那些大哥们联起手来打你,恐怕你能直接统治整个昌海市!给老子个商界控制权竟然敢用半年?你自己说,这事到底谁做的不对?”

“……我不对。”贺云飞低声说了一句,紧接着又说:“那又怎么样,我就是不对,有种你打我呀。”

“……我不跟你打。我只想问你一句话,能不能好好谈谈了?”

“谈?把老子的学生杀的一个不剩,老子的兄弟也被你送进了那种破地方,还有什么好谈的?我告诉你……”

话没说完,一旁的杨超忍不住了:“飞爷,我还活着呢。”

“哦哦……”贺云飞继续说道:“杀的只剩一个……”

“飞爷,我们还没死呢!”地上,杂七杂八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们当然没死,只不过全都骨折了,有的断了胳膊,有的断了肋骨,已经爬不起来了……

“……”贺云飞拍了一下脑门:“闭嘴,你们死了,不许说话!”

现场所有人皆是一脸“……”的表情。

“你说,这还有什么好谈的,我告诉你,今天我就是奔着你的命来的。”

“如果我真的下死手,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听见他们说话?行吧,我承认我陷害林夜阳做的不对,可我有对他做过什么吗?林夜阳被你救走了吧?我找了两个人去杀他,不就是为了给你点动力吗,林夜阳都他妈八重境界了,我真想杀他,会派那两个货去吗?你倒好,直接跟我翻脸?”说到最后,他的语气都有些委屈了起来。

显然,他是真的害怕贺云飞,一直以来,他无时不刻都在贺云飞面前装逼,是因为那时的贺云飞不打算跟他翻脸,实际上,每次他装逼的时候,事后都冷汗直冒。

这番话听完,贺云飞都愣了一下,回想起来,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其实,贺云飞也没打算翻脸,要不是他威胁贺云飞,两人现在还相安无事。贺云飞知道,他们两个一旦开打,虽然死的一定是对方,但他背后的势力,是贺云飞无论如何都惹不起的。

之前他以为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才在救出林夜阳的同时,又把天字班的人叫来这里,准备跑路前干场大的,现在知道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谁疯了跟他打架啊?

也算是就坡下驴,贺云飞当场露出一个笑脸:“你说真的?你真是这么想的?”

“……嗯。”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

眼看两个领头人从一开始的剑拔弩张变成现在这样,双方都松了口气。

“兄弟,那现在可以谈谈吗?”

“谈,必须谈,走走走……”

贺云飞一点不客气的,走过去就搂住他的肩膀,往公司里面走去。

天字班众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门口的人也都散了。

十分钟后,这条街,又充满了普通人群。

他们并不知道十分钟前,这条街上发生了什么,永远都不会知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